香港革新論

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為香港前途而戰。

新特首林鄭月娥上場在即,新增50億教育撥款,成為新政府施政重點。但諷刺地,教育卻極可能是未來5年,香港流失得最快的自治權之一。

 

根據《基本法》第136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包括教育體制和管理、教學語言、經費分配、考試制度、學位制度和承認學歷等政策。」,教育自主明確屬於香港自治範圍。但近來種種跡像顯示,特區政府的教育自主權正不斷流失 ── 去年1月,國家教育部將與香港教育局的例行會議,升格為一年兩次的「會商機制」,到今年初國家教育部再在《2017年工作重點》上,明確定下「全面落實中央對港澳教育工作的各項任務」;言猶在耳,特區政府署理教育局長楊潤雄月初在立法會上證實,指香港教育局與國家教育部早於去年1月,已確立定期一年兩次舉行工作會議之「會商機制」,至今已亦已舉行了3次,包括去年1月、8月及今年2月,但楊潤雄拒絕透露會面內容。

 

北京對香港教育問題,將由原來只講交流合作,改為直接插手管理,其實毫不令人意外。官方教育,從來是塑造身份認同最有效之工具,《想像的共同體》作者安德森,就將為政權服務之國族主義教育,稱之為官方國族主義(Official nationalism)。香港主權自1997年7月1日起便移交到中國後,有關港人「人心尚未回歸」之說法,就一直是北京念玆在玆的議題。早在2008年,中國天朝主義論述捍將強世功,就在其著作《中國香港:文化政治與視野》中表明,北京有必要模仿英國在管治香港時,所採用的「洗腦贏心」策略,也就是必須正面處理港人在英殖時代所接受的意識形態和教育,為了撥亂反正北京有必要在港照辦煮碗,務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令港人人心轉向支持北京在港行使主權,與此同時唾棄英殖政府。換言之,對強世功之流的中國天朝主義來說,他們不過把香港視作中國殖民地,所以一方面認定英國當年以「洗腦贏心」控制港人,另一方面又聲言要蕭規曹隨殖民管治手法,實際上就是要對香港人進行再殖民。由此路進,就能理解北京近年以「國民教育」、「基本法教育」、「中史教育」等不同名目,都是要為官方國族主義嗚鑼開道;再到今天以「會商機制」之名,直接插手香港教育之脈絡 ──上任特首曾蔭權早在《2005施政報告》中,便初試啼聲提及「國民教育」一詞;在主權移交達十年之時,曾氏在《2007施政報告》中大篇幅談論港府在推動國民教育中的角色;曾氏在《2010施政報告》提倡「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獨立成科,並期望能在2013-2014年落實推行;此所以梁振英2012年上台後,第一炮便是強推國民教育;儘管國教獨立成科功敗垂成,但北京對滲透洗腦國民教育從不死心,張德剛、張曉明等京官在不同的場合,均直接間接譴責本土思潮,指責香港年輕人缺乏對國家的正確認識,故有必要加強愛國教育,官方國族主義遂以「國民教育」、「基本法教育」、「中史教育」等不同名目,堂而皇之地進入校園。

  

在天朝中國的步步進逼下,香港教育自主權已經淪喪;今天的香港教育局,已仿如「外來政權機關」,寄望港府官員能夠在教育上,敢於守護香港之獨特歷史、語言和文化、甚或在官方教育上保留空間予「香港人」這個身份認同,可謂是緣木求魚。故此,香港人除了一如既往地警惕和抵抗北京和港府各式各樣的洗腦教育外,亦要積極開拓民間本土教育的空間,以「民間自治」的進路,透過公民社會推動各種本土歷史、語言和文化之教育活動(例如導賞團、分享會、講座論壇、短片漫畫等等),以抵抗官方國族主義之壓迫。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https://goo.gl/aAAKqv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reformhk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