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日本菜,午市每位500元,晚上會收1000元,是價格分歧(Price Discrimination)搵夜市人客的笨嗎?不一定。假如餐廳晚晚座無虛席,午市卻只小貓兩三隻,經濟學稱這種價格安排為「高峰負荷定價」(Peak-Load Pricing)。高峰負荷定價不但沒有搵夜市客的笨,更是唯一既具效率又不用餐廳虧本的價格安排。不要忘記,食材有成本,餐廳本身的租金也是成本。若非餐廳晚晚座無虛席,老闆大可縮小餐廳規模,因此,邊際上招呼夜市客的成本,其實比招呼午市客高。

 

價格分歧不時淪為對成本概念一知半解的人的陰謀論,這是經濟學的悲哀。問題非淺,如賣桔者所言:「打長途電話,繁忙時間的收費是較高的。這也是因為賣家的機會成本較高,不是價格分歧。在經濟學上,這種因為在時間上需求上升而升價的現象有個名堂,叫作peak-load pricing。明白成本是什麼的經濟學者知道這不是價格分歧,不明白的就說是了。給同學們出一個試題吧。香港的電影院,每逢周二大減價。這現象是不是價格分歧呢?我認為是價格分歧。理由如下:周二的電影票價低於周末的,不是價格分歧,因為周末是peak-load時間,機會成本較高;但周一、三、四的市場需求應該與周二的沒有多大分別。我說是價格分歧的主要證據,是不同的電影院都選在周二大家一起大減價,而這決定是由香港戲院商會提出的。不是自由競爭的選擇,不反映成本的變動。」還有一例,是中電最近推出的智醒用電計劃。

 

智醒用電具理論基礎

 

有按時段收費的智醒用電計劃推出後,惹來傳媒鋪天蓋地的批評。這時站在輿論的對立面,難免引起另一套陰謀論。好在,支持高峰負荷定價的論據我早已寫在4年前:「我懂的電力市場經濟學是芝大的夏保嘉(Arnold Harberger)教的。夏保嘉是一位實戰經驗豐富的成本效益分析專家,曾為不少發展中國家出謀獻策。關於電力市場,夏保嘉的教誨是,儘管分析電力供應需要知道很多工程學上的專業知識,但經濟學上其實沒有什麼獨有的電力市場經濟學,看似複雜難明的電力收費安排分析,歸根究柢其實不外是價格理論中的邊際成本定價。邊際成本是社會要放棄資源來產出多一點的代價。一般來說,電力供應的邊際成本包括燃料、人工等運作成本,但由於興建發電廠涉及龐大投資,不少人認為,電力供應是產量增加,其平均成本將不斷地下降的所謂「自然壟斷」。當產量增加平均而成本不斷下降,邊際成本永遠是在平均成本之下,政府如強迫價格等於邊際成本,電力公司這個自然壟斷者便要關門大吉,但如果不強迫,電價又會因為高於邊際成本而導致經濟浪費。

 

夏保嘉卻指出,有效率但又不致虧本的邊際成本定價,靠高峰負荷定價便可以。簡單說,高峰負荷定價是指電力公司要在供電滿負荷的時候徵收適當的附加費,適當的附加費不但能更有效地滿足不同時段的電力需求,更重要的是,可以幫助電力公司收回當初投資供電基建的固定成本。」

 

4年前未有強調的是,漠視需求高低劃一電價收費,其實是一直要非高峰期用電消費者補貼高峰期用電的。經濟學者質疑,為什麼電力公司推高峰負荷定價推得那麼遲?主要原因,是實時監察消費者用電量費用不輕,而通知消費者電價如海鮮價亦有其成本。若非智能電錶價格持續下調;加上手機上網令電價資訊可以更流通,大半個世紀前發明的高峰負荷定價理論可能永遠不能有效率地付諸實行。

 

批評須符合經濟邏輯

 

批評中電慳電為名賺錢為實之見,是完全不合乎經濟邏輯的。首先,當資產在短期內不能增加,利潤管制下電力公司可以賺多少根本是一條「梗數」,與收費模式無關。長遠而言,計劃目標之一是透過降低高峰期用電量而減少未來興建新電廠的需要。在固定准許回報率之下,控制新電廠投資就是控制電費增長。另一個更少人留意的長遠效果,是高峰負荷定價鼓勵用戶安裝家用電池儲電,進一步收窄高峰期與非高峰期的用電量,再繼而使可再生能源發電變得更可行。

 

至於智醒用電計劃的具體細節,如電價在高峰期應加多少和在非高峰期減多少才可達至邊際成本及有效鼓勵市民慳電,需要做過實驗分析過數據才作得準。參考外國經驗,高峰期比非高峰期貴約一倍的電價是正常的做法。

 

退一萬步,2.6萬個被中電選中的住宅客戶當中,對為試驗計劃有所保留的大可按兵不動,參加了才後悔的亦可隨時退出。對有效使用靈活收費模式存疑的朋友,實在無必要在數據還未到手時一面倒反對這個自願試驗計劃。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徐家健     中電     電價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