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最近英法兩國又受到恐襲,然而這再一次證明了恐襲跟收留的難民數目根本沒有任何關係,反而恐襲跟國內穆斯林教徒數目則有直接的關聯。英法兩國之所以有龐大的穆斯林人口是因為它們以前擁有不少殖民地,而被殖民統治下的穆斯林就有機會和渠道移民到英國及法國了。所以,法國國內有高達四五百萬名回教徒也是因為以前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等北非國家都曾經被法國統治的,當戴高樂於六十年代撤出北非時,他根本沒有能力阻止北非的回教徒大規模地前往法國定居。

 

現在發動恐襲的絕大部分都是思想激進的年輕人,歐洲年輕人失業率仍然高企,導致不少青年人憤世嫉俗,繼而把責任歸咎於主流社會對他們缺乏重視。再者,他們就會利用一套宗教理論來把自己的行為和信念合理化,這些年輕人會因歧視而感到自卑,所以便會依靠相信自己宗教和神靈的威力來增強自我優越的感覺。

 

利用信仰來麻醉自己是人類發明一神教的原因之一,這是一種獨特的「精神勝利法」。原理就如這些回教極端分子一樣,他們相信他們的神會眷顧他們,所以便利用宗教恐怖手段的名義來挑戰主流社會對他們的「歧視」。我到現在還不明白為甚麼歐盟和美國政府不用網絡干擾等方式來制止極端信息的傳播,其實只要把這些信息於網絡上刪掉,便能夠減低恐襲出現的可能性。

 

現在我講一講法英最新的政局發展,法國總統馬克龍領導的「共和前進黨」囊括了國會逾六成的議席,成為戴高樂後擁有最大權勢的法國總統。跟戴高樂以前的「戴高樂派」一樣,「共和前進黨」也是環繞著馬克龍的中間路線而形成的。歸根究柢,法國經濟低迷的表現某程度上要歸咎於複雜的勞工合約,包括馬克龍在內,法國政界大部分都同意需要簡化勞工合同。我於義大利便目睹了跟法國同樣的情況,意國商人情願不聘請新的員工因為解僱的補償費用實在太高了,而這個 大同小異的情況便製造了法國高失業率的現象了。於今次國會選舉中,左派社會黨和極右的國民陣線大敗而回,只得數十個席位,而傳統右派的共和黨也只得百分之二十多的票數。

 

親歐的馬克龍與德國總理默克爾將於英國脫歐的議題上緊密合作,這對英國首相文翠珊是非常不利的,皆因她被保守黨內的疑歐和軟脫歐派雙方夾擊。軟脫歐派警告如果文翠珊採取硬脫歐路線,她就會面臨被逼宮的風險,但疑歐派卻聲稱萬一她屈服於歐盟手下,疑歐派也會挑戰她首相的地位。可是,歐盟卻於談判首日擺出強硬姿態,要求英國儘快償還高達一千億英鎊的「脫歐費」。就算文翠珊肯償還這個費用來換取硬脫歐,國會裡包括工黨在內的軟脫歐派一定不會支持。另外,歐盟堅持歐洲公民應該有權到英國居留和工作,如果英國接納了這個要求,那脫歐跟留歐又由甚麼分別呢?

 

現在,有數百萬歐盟公民於英國工作及生活,大部分都是低下階層的藍領工作,然而歐洲也有高達三百萬的英國公民在工作,而且他們大部分都是擁有高薪的白領工作。所以,把歐盟人口從英國撤走並不代表由歐洲回來的白領人士會繼承原本藍領的工作,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文翠珊     恐襲     馬克龍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