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關於北韓的問題,我自己就絕對不會到北韓旅遊,況且北韓都沒有甚麼好玩的,但有些人如這位美國大學生Otto Warmbier一樣,都是喜歡冒險的。為甚麼有些人喜歡冒險呢?其實他們必須受到某程度的刺激來產生腦內啡,繼而增強快感,而西人則比較喜歡玩冒險運動,因他們擁有這種基因的人比較多。所以,他們會玩一些「死亡遊戲」來刺激自己,其一就是頂點跳傘,因為跳傘的高度非常低。其二便是洞穴潛水,因為於洞穴中潛水就不能夠在緊急情況時浮上水面,大大增加了死亡的機會。

 

攀登珠穆朗瑪峰也是死亡遊戲的一種,有見及此我再補充一下曾燕紅的問題。她上山見到一位很無助的人,沒有氧氣筒和嚮導,但雪巴人就叫她不應該營救這位人士,最後沒有人去救他,反而大家就繼續上山。我是完全不能夠理解的,因為我見過有兩個人能夠一起使用一個氧氣筒,而曾燕紅一夥人連嘗試營救和慰問也沒有做,這種行為絕對不能夠原諒。這種行為完全違反人性的,而她更不可以以惡劣的環境來把自己涼薄的行為合理化。這種道德行為根本不能成立,曾燕紅連救人的意圖也沒有,這種行為是不能夠被原諒的。

 

所以我是不能夠理解為何有人會到北韓旅遊的,而這位大學生竟然不智的拿下北韓的政治宣傳海報來做紀念,最終他被北韓當局逼死了,相信是用了酷刑的方式令到他腦部死亡。美國總統特朗普然後就說北韓是一個非常卑鄙的國家,並且指出北韓的總總行徑已經使到中國和習近平感到蒙羞。他甚至怪責中國勸服北韓不力,但中國則反駁認為北韓問題不是中國可以自己可以解決。

 

然而,特朗普一直聲稱會以強硬手段對付北韓,但他又指責中國無力控制金正恩政權,究竟他是靠自己還是中國的實力對付北韓呢?他早前駛了航空母艦戰鬥群到北韓附近,但卻無力制止北韓,難道只是雷聲大雨點小?跟北韓開戰最大的危險就是北韓一定會攻打南韓的首爾,因為它跟北韓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我於韓國曾經問過當地人,他們竟然對於戰爭完全不怕,完全接受了隨時有戰爭爆發的可能性。

 

美國的軍事專家估計北韓有近50萬枚砲彈,北韓一定會攻擊首爾來要脅停火,特朗普一定不會隨便攻擊北韓。原理就如有一隻老鼠躲在一群名貴的瓷器後面,你敢不敢輕舉妄動的扔物件來擊中老鼠呢?

其實,對付北韓只有三個方法。第一,就是設立禁飛區和禁運令,封鎖北韓所有的港口,來禁絕北韓對外外交,但這個決定必須經過中俄兩國的同意。第二,就是攻擊北韓的核設施,但這個方法的風險是非常高的。第三,就是以斬首行動暗殺金正恩,但這個行動可能會浪費很多時間和金錢去鑑定金正恩的位置,情況就跟伊拉克的薩達姆和利比亞的卡達菲一樣。最後的方法就是把北韓的武裝解除,但這只能夠透過核武器的攻擊,因為常規武力是不足以消滅北韓的武裝力量的。然而,這個方法的風險和後果當然是非常嚴重的,所以北韓的核問題仍是個極難解決的問題。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金正恩     北韓     特朗普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