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上了健吾主持的電台節目,談到香港的創科困境以及年輕人苦無出路的問題。節目應該上星期已出街,有興趣的朋友可在網上找到。我口才不好,有好些想法並未能在節目中好好表達。幸好有《免費早餐》這個地盤讓我作一些補充。


無論在歐美甚至是中國大陸,與共享經濟有關的初創企業是不少沒有家底的年輕人向上爬的一個階梯。可惜的是,無論是現有的法制,以至改善法制配合新科技的態度上,香港政府都似乎是落後了幾個世紀。


共享經濟的發展除了令共享平台創辦人更容易向上流之外,共享平台參與者都一樣受惠於共享經濟。
互聯網的技術將市場上的需求與供應的配對效率提升,令原本閒置的資源得以盡用。假如你手上有一間空屋,一張空置的梳化床,一輛平日大部分時間泊在停車場的汽車,甚至銀行裡有不足以買一手騰訊控股(700)的多餘閒錢,現時(不一定在香港)的共享平台,都可讓你把這些閒置的資源出租,從而賺取回報。


換句話說,共享經濟其實是把很多平民百姓手上的閒置資本的潛力發揮。


在《廿一世紀的資本論》裡,作者提出貧富懸殊的一個主因,是資本的投資回報比普通打工仔的工資要增長得快,富有的資本家可以透過不斷投資累積更多財富,相反面對投資市場高入場門檻的普通打工仔,只能依靠增長緩慢的工資,財富不均最終只會愈來愈嚴重。


其實普通打工仔(除了真的是一窮二白的那些之外)都會擁有一些資本,只不過卻可能因交易費用或入場門檻而未能賺取回報,共享經濟的出現,則令普通打工仔都可搖身一變成為資本家,賺取原本有錢人才有「資格」賺到的回報,長遠而言或可令貧富差距收窄。


誠然,貧富懸殊不斷惡化不是香港獨有的現象,美國不少大城市的情況其實與香港不遑多讓。這當中有例如全球化等因素的背景,但人家起碼真的會以法治精神逐步將共享合法化,但我們政府卻仍然以法治之名打擊共享經濟,間接加深貧富懸殊。難怪我們的年輕人會感到氣餒,亦難怪健吾在節目上怒氣沖沖。  

Share On
Dislike
0
梁天卓     經濟3.0     共享經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