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有很多人對曾燕紅見死不救的事宜仍有異議,他們心中有了想維護曾燕紅的偏見,所以也蒙蔽了他們的道德判斷。整件事的基本原則就是,當別人身處於危險之中,我們就有道德責任去意圖拯救他們。那麼何謂困難或危險的處境呢?

 

從曾燕紅的情況來看,山上非常荒僻寒冷,周邊非常危險,那她應否拯救那位傷者呢?情況跟大陸不少車禍的悲劇一樣,嘗試救傷者就可能會對自己造成麻煩,可能反被碰瓷者敲詐勒索,但以避免為自己添麻煩為由來合理化見死不救的行為,對嗎?既然這是原則,原則就必須在任何地方都必須能實行的,當然也包括8000多米的珠穆朗瑪峰。困難或危險的程度會有所不同,而自己能力和行為也就因此而有所改變,但原理便是拯救傷者的意圖不能改變。

 

如果拯救別人危及到自己安全,我們是有權放棄的,而這種道德行為是沒有問題的。原理就像自衛的原則一樣,當別人對你安全造成威脅時,你當然有權利自衛。所以,我深信曾燕紅及其支持她行為的人都是社會上潛在的人渣。

 

根據她口供: 「上山時有一大條人龍,但要排隊的話就可能導致氧氣不足,而且天氣寒冷,曾老師決定插隊。她在中途見到了兩條屍體,而登珠峰的死亡率大約有5%」。為甚麼有大概5%的死亡率呢?這些人士大部份都是因雪崩或大風雪,而被雪崩埋葬。「曾老師看到一個人坐在路邊,眼瞪瞪的望著她,但不能給他氧氣,因為給了他不但未能救到他,但她可能會死。」曾燕紅此時絕對有道德責任去詢問這位傷者的狀況,可她不但沒有這樣做,還隨便的假設了這位傷者是不能救治的。

 

儘管我們會面對不少困難重重的情況,我並不是要求每人都有犧牲精神,但她與其他見死不救的登山者連最基本的人道精神也沒有。況且,我見過有人可以沒有氧氣便爬到了珠峰頂,後來她還改口說這個人已經死掉了。她現在還想狡辯,說在不同情況下就應該有不同的道德原則,來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這種想法非常可恥。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珠穆朗瑪峰     曾燕紅     珠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