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劉曉波最近傳出患上了肝癌,他刑期還剩兩年,於2009年開始就被判刑11年。他患有末期肝癌,很明顯是非常嚴重的,已不能以手術或化療的方式治療。從北京的角度來看,為甚麼他們要在這個時候以保外就醫之名暫時釋放劉曉波呢?第一,如果劉曉波過幾個月於監獄暴斃,外間會認定是北京逼死他的,這會構成輿論和外界的政治壓力。第二,如果他在獄中死亡的話,他的烈士形象會變得更加強烈,所以北京一定要放他出來。

 

我是非常崇敬劉曉波的,他年輕時為田園詩人,於1987年發表了他的成名作《選擇的批判》。於六四事件時,身為「廣場四君子」的他因大力支持學生運動而最終身陷囹圄,坐了幾年監。而2008年起草的《零八憲章》呼籲中國落實民主政制和司法獨立等普世價值,而被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捕,判刑11年。

 

這個是非常無理的判決,劉曉波以起草的方式要求國家政治體制改革,這絕對不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是可以修改的,並且是經常在修改的,因此想修改憲法的人就不可能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如果修改憲法等於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是個嚴重的罪行,那就要麻煩執法機關把所有曾經修改過憲法的領導人拘捕才可以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是否罪成就取決於劉曉波有否用到體制外的方法來進行改革,如建議人大修法等方式就絕對不是犯法的,因此劉被判的這個所謂罪行完全是荒謬可笑的。

 

劉曉波於入獄前寫了篇文章,名叫《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以他那麼坎坷的人生,他仍是沒有敵人的,這些才是英雄,而不是憤世嫉俗的「hater」。劉曉波擁有偉大的人格,不但能容忍,還能尊重他的敵人,跟香港某些人差天共地。香港這些人將所有不是自己的盟友的人就當為敵人,採取一個自我孤立的態度去領導民主運動,而運動一定必敗無疑。

 

最後講講肝癌的問題,肝癌是令病人非常痛苦的病,而且他可能只剩下6至9個月命。大部分的肝癌都是肝炎所引起的,而中國人比較多肝炎的病患者。肝癌到了末期的話就不能夠以化療或施手術的方式治療,必須用到昂貴的標靶藥治療。另外一個療法就是免疫療法,人的免疫系統會自動監視體內的細胞突變活動,免疫療法可教導患者身體攻擊癌細胞,令部分病人的腫瘤收縮或完全消失,效果甚至比化療好。

 

最後,我認為劉曉波絕對是中國人的驕傲。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劉曉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