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政府最近通過私營骨灰安置所草案,條例要求任何私營骨灰安置所都要領取牌照才能合法經營。所以,由六月三十日起就凍結了任何骨灰龕的買賣,直至新的發牌機構的成立。政府不會發牌給某些安置所的原因有幾個,第一就是地契不符合骨灰龕用途,可能需要補地價。第二就是附近有居民反對,而最後則是安置所可能不符合消防條例的規格。不符合發牌標準的安置所則可能會被取替的,而在政府估計的三十多萬的私營龕位裡面,大約有兩成都是符合發牌標準的。

 

這兩成的安置所則被劃分為表一和表二,表一則是發牌機會非常高,而後者則是發牌機會比較低。如果安置所不符合發牌標準的話,那麼龕位就要被搬走了,而政府就提供個臨時貨倉,讓龕位可以暫時安放,但就不准去祭拜。如果地契用途不符合,但龕位已放了骨灰,那麼政府要求安置所補一定的地價,但買賣龕位就可能要補比較高的地價。

 

政府現在法例要求,任何做龕位買賣的生意則要補一個極高的地價,但很多安置所老早就賣了很多龕位,就算補一個龕位的地價只是兩萬元,如果安置所有3000個龕位,那已經是6000萬了。他們根本不願意補地價,結果龕位就只能送到政府貨倉去。那新買賣的龕位有如何呢?這些龕位的補地價則取決於地區,例如屯門的大約是6-7萬,但市區的可能是20-30萬,這個昂貴的價格就增加了安置所的成本,繼而導致新的私營龕位供應會大幅下降。這時候,政府就要供應大量的公營龕位來應付龐大的需求。

 

我可以用樓宇市場來比喻這個情況,公營房屋的供應永遠都是不夠的,不足以完全應付需求。私人樓宇方面,政府以高地價出售土地,以致價格高昂,所以私樓價格則不斷上升。所有黨派都傾向贊成這個條例。政府需要規管殯葬方法的兩大原因就是因為衛生問題和其本身厭惡的性質,例如是要進行打齋等儀式。然而,骨灰在科學上並不算是遺體,而骨灰並沒有任何衛生問題,正因如此,任何衛生問題都是不存在的。那麼骨灰有沒有厭惡性呢?骨灰可以被神主牌取替,拿走骨灰並不能夠阻止任何厭惡的活動或儀式進行,因為骨灰可以被神主牌代替。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