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七月一日就是香港回歸中國二十周年的紀念,習近平也來香港訪問,並去了禮賓府晚宴,使到灣仔中環交通大擠塞。我一直都反對香港舉辦這些大型活動或會議,因它始終會導致交通安排堵塞,非常擾民。以前,英女皇訪問香港也不需要大規模封路或改路,訪問應該是以不擾民前提。

 

今次訪問也包括駐港部隊於石崗軍營進行大規模的閱兵,顯示大量部隊和武器,以恫嚇和震懾港獨份子。而星期三晚,長毛和其他人一起佔領了金紫荊廣場銅像,此行動也能彰顯到港人反抗的意志,能表達對北京干預香港事務的不滿。可是,這個行動相信也有很嚴重的代價,因他們面對的是「公眾防擾罪」的指控,而不是平時控告的「非法集結」,我也是替他們擔心的。

 

我想再補充一下劉曉波的病情,他腹部已經開始積水,病情是非常危急的,根本沒有可能在施手術或做化療了。他在監獄肯定沒有詳細的檢查身體,病情被忽視,情況繼而急轉直下。有多達154名諾貝爾獎項得主聯名要求習近平特赦劉曉波,但遭到發言人拒絕,並表明劉曉波的情況根本沒有可能搭飛機。

 

回歸已經二十年了,時光飛逝,蕭瑤瑤當時也只得3歲多,一眨眼就已經二十年了。歐陽修的《采桑子》正好描述今天的感受:

 

平生為愛西湖好 來擁朱輪 富貴浮雲 俯仰流年二十春

歸來恰似遼東鶴 城郭人民 觸目皆新 誰識當年舊主人

 

歐陽修最初來到是為當官,因此是來擁朱輪,但富貴就如浮雲一樣,轉眼時間已經過了二十年,再回到這個地方,城鎮裡的屋子和人民已經面目全非了,試問有誰還記得歐陽修當年是這裡的官呢?現在我也已經由47歲變為67歲了,到了退休的前夕,我於回歸前最擔心的是香港的法治問題,因我一直都覺得中國人缺乏法治精神,也不能維護抽象的概念。今天,我覺得香港的法治比我想像的好,要感謝一班大律師仍然繼續維護司法獨立和法治精神。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回歸     習近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