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卓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眾所周知,《am730》讀者的質素不只是全港最高,讀者數目亦是全港數一數二。施老闆曾不只一次自誇《am730》在現今紙媒的惡劣經營環境下仍有錢賺。作為一份免費報紙,它的主要收入來源是廣告。大家都對這種經營模式不會陌生,亦不會認為有甚麼問題。但今時今日,這種經營模式卻可能違反了歐盟的競爭法。

我說的是Google與歐盟競委會的競爭法訴訟案。上星期歐盟法庭認為Google濫用了其搜尋器的壟斷優勢,把旗下的推廣商品的服務(comparison shopping service,在網上提供比較不同牌子產品價格及質素的服務)放到搜尋結果較當眼位置,令它在推廣商品服務市場中得到「不平等」的優勢。換句話說,Google將其搜尋器的壟斷優勢延伸至推廣商品的服務市場。而歐盟法庭亦因此向Google頒下紀錄性的罰款── 24億美金(比此前的紀錄多出一倍)!

假若歐盟的理據成立,香港競委會亦可以說: 《am730》以免費獲取紙媒的壟斷地位,然後又以「不合法手段封殺」其他紙媒的廣告在《am730》內出現。這個「反競爭」的經營模式令其他紙媒的收入大減,同時「剝削」了廣告商接觸讀者的機會,亦間接令讀者的選擇權受到傷害。由於各方都受到《am730》這個「反競爭」行為的傷害,法庭向施老闆罰款之餘,亦要他保證在其他報紙出現的廣告可以「平等地」出現在《am730》。

在這種有互補性的市場中,位處中間的平台補貼其中一個市場(如搜尋器或報紙)來增加另一市場(即廣告)的需求以及利潤,其實是這些平台的生存之道。歐盟法庭的判決可說是不合理地監管這種經營模式。

判決不合理的地方何止一處?在歐盟法庭的判詞裡,它有提到Google推廣商品的服務與搜尋器捆綁後,其他網上推廣商品的服務網頁瀏覽人數大跌,但卻沒有確實證據指這是由於Google的「反競爭」行為(這可能由於網上銷售的生態轉變,正如紙媒經營的大環境愈趨惡劣),更沒有作任何估算計出廣告商及消費者的損失。

另外,歐盟法庭在判詞中提到Google必須在短期內停止其對其他推廣商品的服務商的「反競爭」行為,但問題是連歐盟競委會或法庭都無法指出Google的「反競爭」行為如何令其他推廣產品的服務商受損時,法庭又如何知道Google的補救措施有效呢?

外國的月亮不一定特別圓,歐美的競爭法判案有時亦會不合乎經濟原則。有趣的是,Google在判決公布後的股價下跌了一些,但相對其他科技股,其跌幅其實不大。不知市場是否預計Google會上訴,並且成功機會不小之故?

Share On
Dislike
0
梁天卓     競爭法     歐盟     GOOGLE     搜尋引擎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