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綜合前兩段的資料,我們會發現香港社會是有嚴重問題的。這些問題有經濟性和非經濟性的,而這些問題特別影響了青少年於社會上的地位,特別是八十年代出生的那一輩,他們對前景感到絕望和灰心。再者,再年輕的一輩,包括大學生等,也對社會感到憤怒,使到香港成為世上最不快樂的地方之一。

 

本土派的論述則認為香港正被中國「殖民化」,但其實有更多大陸人於九七年前便偷渡或移民到香港,比現在每天的150人更多。現在每年香港最多只是幾萬人來港,跟以前數以百萬計的大陸人來港,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本土派說的「中國殖民香港」,跟五六十年代的英治香港是不能夠比較的,因為以前種族問題和歧視仍是相當普遍的,現在卻沒有這些事情發生。

 

雖然大陸人來香港定居的數目比以前小,但香港人始終不屑大陸「暴發戶」的性格,覺得富有紳士性格的英國人比他們文明水平高得多,香港人自然對大陸人反感。此外,香港人在街上看到很多大陸來的自由行和遊客,再一次增強對大陸人的反感,皆因香港人覺得大陸人已經滲透了香港的每一個部分。當香港人對自己生活感到不開心的時候,我們便會把這個現象的出現歸咎於大陸人。

 

另外,英國身為一個擁有很多殖民地的大國,殖民地政府了解和容忍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並且能夠有效的管治香港。港英政府不會特意干預香港人的生活習慣,加上英國與香港地理上的距離,香港人沒有出現身份或國族認同的危機。相反,中國與香港距離非常近,而且兩地的生活方式也是天淵之別的,導致香港人會出現一種抗衡大陸日益干預的反應。這個原理就跟歐洲歷史上的民族主義一樣,就是因為西班牙和義大利分別受到穆斯林的入侵,所以便要群起抵抗這個外來文化。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回歸     香港     內地人     ‎香港     反蝗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