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過去殖民地時間,香港人常感到自己是受港英政府壓迫,因此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一直都非常強。我以前經常講個笑話,如果你在街上喊捉賊,可能沒甚麼人理會,但如果在街上喊「打鬼佬」,整條街的人都會馬上走出來。這種心態就是建基於中國人的民族主義上。到了六、七十年代出生的港人,他們大多都是憎恨中共,但他們仍是有很強的民族或文化認同。中國文化認同是很難逆轉的,因為這種情緒是從小開始薰陶的,例如是我們從小就會說中文、接觸中國文學故事和認識中國歷史。這些全部都是潛移默化的一種「洗腦」活動,植入了中國民族身份的認同。

 

我自己從小也是個民族主義者,而民族主義者基本上認為我們有責任為了民族的共同體而作出某程度的犧牲和奮鬥。七十年代前出生的人就受到這種思維的影響了,受到中國文學和中國歷史的薰陶,大陸人現在都仍然相信這一套觀念。就算這一輩人認同民主改革,他們仍然相信和認同中國文化及其思想,他們強調的則是「愛國不等於愛黨」。回歸後這二十年,董建華不但廢除了中國歷史為必修課的規定,還改了中文的學習方法,使到學生的中文基礎變得非常薄弱。除此之外,教育局還推行通識課程,直接刺激了學生對政經大事的思想和看法。加上大陸人對本地生活的影響,新一代便將他們對現實的不滿訴諸於大陸人身上,繼而開始質疑大中華主義的思維。

 

當政權不斷以中國文化「洗腦」來增強民族認同時,愛國主義可能會變成他們良知的一部份。可是,如果他們經過反思或批判的時候,他們立場會大幅度改變,情況就如台灣一樣,統派現於台灣根本完全不入流,跟五六十年代時南轅北轍。到了今天,只有大約幾個百份比的18-29歲的年輕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反而還有大約40%的三十歲以上的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結論就是,如果香港被允許獨立,獨立隨時會變成內戰,因為雙方對於民族身份的分歧太大了,否則就只能再等多30至40年後才有機會獨立。

 

另一個產生巨大矛盾的問題是香港的管治問題,有不少人反對現在的民主運動,認為以前港督都不是民選的,那為甚麼以前你們不去爭取民主呢?我們是不能夠用以前的觀點來看待現在實況,因為社會一直在發展和變遷。香港自從九十年代才發展成為一個開放社會,這些政治問題是於八十年代後才開始湧現,加上媒體風格的改變,使到香港的言論自由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這種開放社會是需要民主政制的配合。香港這個開放社會是很難以強權統治的,所以香港需要民主的制度,而北京政府於回歸後卻違背了其諾言,沒有賦予香港人民主。香港雖則是個「開放社會」,但因為缺乏民主的制衡,香港到今還未能過度成為一個完全開放的社會,導致香港的管治出現了極大問題。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民主     開放社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