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回歸後歷屆特首的民望都能夠反應到香港人對社會的憤怒,2003年就是香港的其中一個轉捩點。2003年以前,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主持度一直高企,因為中央一直沒有干預香港的事務。到了2005年,北京否定了香港的雙普選因為北京覺得香港人「唔聽話」,而中聯辦於香港的勢力也就不停的擴張,工作人員高達4000人。中聯辦可以說是建立了另一個香港政府,而中資勢力也不斷在滲透香港的生活方式。

 

中聯辦及其社團是從三方面滲透香港社會的,其一就是嘗試收買香港的輿論,所有跟大陸有聯繫的人都要修改政治立場,這是個不爭的事實,因為香港的言論自由排名已經由20多跌倒70位了。其二就是意圖影響選舉結果,包括大規模以「蛇齋餅粽」的方法來買票,無孔不入,嘗試操控選舉結果。最後則是中聯辦幫政府游說建制派支持政府議案,這三方面的干預是無可置疑的。這些具體的干預就令到香港人感到非常反感,干預越大,港人反抗的意志便越大。北京政府一直強調「一國」的主權和中央政府的全面管治權,繼而造成更大的反對,反對越大之時,北京也就在加強力量打壓,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香港有很多人受過西方或殖民地教育,都會認識到言論自由和法治精神的重要性,而北京政府卻意圖處處壓制言論自由和法治精神。加上大陸權貴資本主義入侵香港,就連港人引以為傲的廉政公署都受到紅色勢力的影響。最好笑莫過於宋林也成為了廉署道德委員會主席,而他自己卻涉嫌貪污,現在則被判監十二年。香港人也就更懷疑廉署的公信力,甚至開始質疑香港珍視的公平合廉潔等價值究竟仍否存在呢?

 

另外,香港不少大專院校都升格成為大學,社會卻發生了「學歷通脹」的問題。只有少部份學生能夠讀一些比較專業的科目,這個現象就導致大學畢業後的學生的薪水則沒有上升過,這也就更能突顯社會問題的尖銳性。不少憤怒的大學生都是讀文科和理科的,皆因他們於社會上的低位和薪水是非常低的,原來知識份子出來社會工作的薪水竟可能比其他基層工作的薪水低。這是個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所以他們就感到憤怒,並且能夠感到社會對他們的壓力,這個憤怒是可以理解的。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回歸     香港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