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今天我想從七月一日的遊行人數開始講起,民陣宣佈有6萬人參加遊行,警方說只有1.45萬,而港大民研則稱有2.7萬到3.5萬人之間。根據港大的數字,今年遊行人數均比2015和2016年多,而民陣的數字則指出今年的人數比2005、2006和2008年多。

 

從七一遊行的人數,我們就能看出香港政府的支持度,2003年以前,七一遊行的數目都是相當少的。2003和2004年的數目有超過五十萬人,顯示出董建華政府施政的不濟。2005年的遊行人數大跌,情況持續到2011年,貧富差距加劇、替補機制爭議以及曾蔭權自己的貪腐醜聞均使到他民望大跌。梁振英上台後,遊行人數急升,2014年則達到高峰期,但佔中的失敗則導致民主運動潰散,七一的人數也就回落了。

 

有些人在網上指出中央頻頻「送大禮」,而香港人卻沒有感恩圖報,這是個非常可笑的論點。我希望能夠簡單的描述一下香港與大陸的關係。1952年之前,香港與大陸都是自由來往的,任何大陸人都可以來香港定居。1952年,大量的移民人口為香港造成社會壓力,逼使中英雙方同意廢除自由往來的協議。這個人口變化也令到香港喪失了轉口的優勢,繼而開始了工業和製造業的繁盛。1960-62年的時候,香港接收了大批逃離大饑荒的大陸人民,1976-80年也是有大批大陸人偷渡來港,受惠於抵壘政策。除了這兩次移民潮以外,香港與大陸的來往是非常有限的,只是以前可能會有香港的親戚親自送物資和糧食去救濟大陸的家人。

 

我記得1961年的時候,整條街的人都買了些油,然後用毛巾包住,寄回大陸。我奶奶當時候便用奶粉蒸糕,然後把它曬乾,帶回大陸。她回鄉下會穿十多套衣服,到了便把多餘的衣服送給親戚們,總而言之,香港人一直都盡其所能去照顧大陸人。於這個年代,香港跟大陸的經濟交往幾乎是零,除了香港向大陸購買東江水之外。當年,大陸對香港的貿易只是限於華豐、華潤等國貨公司的產品,但其品質是比較差的。

 

我的一個主要原則就是當雙方都有一個合理的價錢交換貨品,是沒有任何一方欠對方這個偽命題的。東江水價錢昂貴,對大陸當然比較有利。至於大陸供港的肉類價錢也是貴於內地供應的很多倍,八十年代的香港經濟是完全靠外銷和出口的,跟大陸的經濟是完全沒有關係的。

 

香港人對大陸人表示同情的時候當然包括1960年代大饑荒和文革時期,不少香港人節衣縮食,全是為了寄食物會鄉下給親戚。再者,香港人也是儘量收留那些逃避文革的大陸人。這就是中港第一階段的恩恩怨怨。到了改革開放後,於大陸數以萬億計的外來投資當中,有大約45%都是來自香港的。戈爾巴喬夫也曾經說過蘇聯的經濟改革不及中國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中國有香港。香港不但投資大陸,還傳遞了很多企業和管理的知識給大陸人,而這是香港人自己用了幾十年的時間去建立的。無論是企業經營、技術或外銷關係,大陸很多現今的知識都是靠香港傳遞進去的。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七一遊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