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所有發達國家都面對著製造業工作遷移到有廉價勞工的地方,繼而導致貧富差距加劇。香港也面對著這個情況,香港所有工業都式微了,所以工作薪水也就兩極化,只剩下極高薪水和極低薪水的工作。可是,香港面對的卻是更嚴重的資產泡沫化,尤其是大量大陸資金流入香港,令到樓價一直從沒間斷的上升。有些香港人可能賺八到九萬一個月,但他們都買不下一層樓,而原本持有很多資產的人則變得非常富有,令其他人覺得是不公平的。

 

除此之外,青少年則看到北京的專橫霸道和大陸勢力在港的滲透,把所有問題歸咎於外來的大陸人,所以才發展出一套本土的論述。民間的種種憤怒卻未得到北京的正面回應,而董建華說香港的青少年受到了殖民地教育的影響才得到這種結論。董建華的說法絕對是非常可笑的,因為這些青少年大多數都是在回歸後的香港成長的,他們如何記得殖民地的統治呢?今天,絕大多數的青少年不承認自己中國人的身份,是北京和香港政府一起造成的。再者,回歸以來,港人對北京政府的認同度也是在下跌中。

 

可是,北京是不會反思這個問題。他們相信政府是萬能,任何問題的解決方法都離不開政府的干預,他們越不明白當香港自治的空間被壓榨的時候,港人的反抗意志只會越來越大。香港人因為習慣了資訊自由,當他們看到北京收緊管治的時候,就難免重新反思一國兩制的方針。現在香港的局面就是北京政府「能服人之口,不能服人之心」,北京應該審時度勢,不用強硬的手法來改變香港人心。

 

北京政府一直以來刺激香港的反對情緒,於台灣、西藏、新疆和香港如是,一直犯下這個重大錯誤,處處形成地雷炸彈。中共一直都忍不住這種情況,它好像一隻依附著權力而生存的怪獸,有一種莫名奇妙的權力慾。所以,它就忽略了在香港問題上的利害,甚至侵蝕一國兩制的大原則,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貧富懸殊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