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這一段是我總結中港關係的恩恩怨怨,練乙錚說一國兩制的本質跟以前明清的土司沒有太大分別。我老早於《香港的命運》就已經發明了這個說法,真正的一國兩制是甚麼呢?其實歷史上是不斷有一國兩制的存在,因為原理就是佔領另外一個地方是需要尊重本地人的風俗習慣,來換取對自己最大的好處。這就包括明朝征服了苗族後,便用當地人來統治,被稱之為土司,香港今天的情況也是同一道理。

 

      當初鄧小平考慮收回香港時,如果他決定香港要跟隨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話,香港便會失去其活力和優勢,更可能會變成當年中國經濟的一大負累。一國兩制之原意就是賦予香港自治權,而這個高度自治權則由《基本法》明確區分。除了國防和外交事務是由中央政府管轄之外,其他事務都是由香港特區政府自行管理的。這條線是劃分的非常清楚的,毫不含糊,中央各級政府或機構都不能夠過問和干預香港事務的。

 

      當初,有不少人包括司徒華,均擔心中央政府會「反口」,突然收回香港的自治權,但這當然沒有發生。回歸初期,中聯辦近乎隱形,儘量給予董建華最大的自治權。可是,中共絕對是一點信用也沒有的,而信用是人類正確的道德立場應有的要求。1949年前,所有的中共領導人也是要求民主選舉、實行地方自治和開放言論自由等政治訴求,結果當政後,當然沒有實行這些信念。中共也曾保證過國民黨餘黨和大地主他們的權利會受保障,結果這些諾言當然沒有實現到。於反右運動前,毛澤東還要求人們要批評政府,要「百家齊放,百家爭鳴」,結果發動了反右運動,逼害了無數異見分子。於香港問題上,再一次印證了中共沒有信用的本質。

 

      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其實也有很多「自治區」,當中包括西藏和新疆等。這些「自治區」究竟是甚麼呢?其實這些「自治區」是完全聽命於北京的,實屬可笑。自治這個概念,是一個權力的劃分,就算是實行單一制的中國也必須經過權力的劃分。「自治區」擁有的只是一個掛名的自治權,只是中央委派一個本地人,根據中央意志來管治。

 

      本來,一國兩制的確賦予香港高度的自治權,但現在習近平卻說「一國重於兩制」,說香港必須依靠強盛的中國。那麼香港究竟如何使到中國會變得不強盛呢?1955年前,香港是從來沒有在糧食或食水上需要依靠過中國的,香港的食水完全是靠香港本身的水塘和淡水湖的。後來,東江水則佔香港食水用量大約40%,其餘都是香港本身供應的。第二,當香港出現金融危機時,中央政府是完全沒有幫助過香港,香港是靠著自己龐大的財政和外匯儲備,來熬過經濟危機的。

 

      正如我上一次說過,香港於五六十年代時,基本上沒有靠過大陸,完全是自己獨立生存的。香港的興起跟大陸完全沒有關係,而大陸也能夠自己獨立生存的,那麼香港何德何能能夠威脅到中國的統治呢?香港根本沒有能力能夠影響到中國的國家主權,但北京已經開始干預香港的具體事務。

 

      為何中國干預香港事務是錯呢?第一,這是違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方針中的港人治港精神。第二,關於香港的具體事務,究竟會是香港人還是北京知道更多呢?當北京政府根本不明白香港的制度和實況時,北京憑甚麼在香港問題上指指點點呢?我們又憑甚麼相信北京於香港問題上的干預會比香港人自己的管治更好呢?

 

      所以,香港根本沒有意圖和能力取威脅中國的國家主權,因為絕大多數香港人都是擁護《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方針。中共對香港的干預就印證到它們改不了的性格,就是沒有信用,所以中港關係矛盾其實就是源於北京對港言而無信。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香港     回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