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事務律師加入律師樓8個月期間,全權處理一宗民事訴訟,但就未有向客戶收足訟費,最後律師樓要填補近50萬元。該名律師之後以照顧病母及往加拿大發展事業為由向律師樓辭職,並要求縮短3個月通知期。惟離職後兩個月,律師樓發現該律師竟轉投了另一間國際律師行。律師樓之後入稟區域法院,向律師索償80萬元,指該律師違反責任及在辭職時作出失實陳述,。

 

被告律師姚永清在2012年3月加入柯伍陳律師事務所,據律師行開案陳詞稱,姚在同年8月處理一宗審期原定20天的民事案,涉及約64萬元律師費。案件最終和解收場,姚代客戶收取33萬元和解費用,卻沒有向對方收足64萬元律師費,只收了15萬元,餘下的49萬元要由律師行填補。

 

同年11月,姚向柯伍陳辭職,聲稱要照顧患血癌的母親,並會到加拿大工作,還指若在加拿大遇到與香港有關的案件,會介紹予柯伍陳。雖然柯伍陳曾建議安排姚轉任兼職律師,但姚拒絕。

 

雖然如此,柯伍陳指被告在辭職時已跟一間國際律師行聯絡,並計劃轉投該行。結果,柯伍陳在2013年1月,發現姚根本沒去加拿大,而是跳槽。原告指,向客戶收足訟費是律師的責任,但姚違反責任;又指姚辭職時說謊,若要辭職大可簡單說自己有其他計劃,因而要求縮短通知期,但姚卻搬出一個假的原因誤導柯伍陳。

 

Share On
Dislike
0
律師樓     通知期     律師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