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今天我想講一講DSE放榜的事,我自己覺得DSE制度某程度上是在破壞香港學生的求學精神。於DSE制度裡,學生一共考六科,其中中文、數學、英文和通識都是必修課,而其餘兩顆都是自選的,這種情況是非常奇怪的。為甚麼呢?最後的結果就是想讀文科的就不夠文科選擇,而想讀理科的也同樣不夠理科科目選擇。

 

      以前香港會考,我們總共要考9科,種類非常多,而中文英文等科目完全變成了推理題,近年才新增古代範文。再者,還加上了一科令人摸不著頭腦的通識,只剩下兩科給一位想讀文科的學生來說,文學基礎實在是太薄弱了。讀理科的,起碼都應該讀齊生物學、化學和物理學,但這就已經已經是七科了。A Level 的考試制度讓學生揀選科目能夠揀選一些很專門的科目,例如是西史、中史和英國文學等。

 

      DSE的制度則使到學生們的文科基礎是不夠普及的,很多文學認識都是不夠深的。學生們很多時候因為中文拿不到3級而不能升讀大學,每年大約有兩萬多學生都是繼續升讀大學的。現在,香港大約有1萬2000多個津貼的大學學位,但考到這個學位的考生有2萬多個,所以很多學生就轉讀副學士學位來晉升大學,但卻發現這個途徑非常困難。

 

現在香港各種的大專學院林立,連明愛和東華三院等都要經營這些學校,來提供晉升途徑。最令人諷刺的是,新政府推出的50億教育經費根本無助於提升香港的教育質素,反而是用來解決低生育率所產生的老師失業問題。官僚的想法永遠都是如此,只是把錢發放給一些教育界的老師或其他持分者,完全不會想如何改善香港的教育水平和質素。

林作最近也批評大部份狀元中學畢業後,都會去考醫生等,而我之前也曾經講過,為甚麼香港出不了科學家呢?這就是因為所有「尖子」中學畢業後就必定去讀醫學、法律或環球商學,這樣的社會如何能夠出到一些科技奇才呢?當然,這樣的結果就是香港根本不會有創新科技的土壤。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DS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