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有不少人形容特朗普這次已經陷入了一個政治風暴裡面,我幾個月前曾經說過他已經得罪了美國的情報部門了,所以他們會有系統地謀殺他的總統職位。前FBI局長科米一直覺得特朗普是有通俄的嫌疑,而俄國一直是情報機構的死敵。

 

特朗普一直否認他的團隊於競選期間是跟俄羅斯接觸過,但最近他則被揭發他兒子曾經見過俄國政府的高級官員的一個商業伙伴。特朗普兒子卻說他去到才知道這位伙伴兼律師原來是要給他一些關於希拉里的黑材料。紐約時報就一連幾日揭露一些電郵的內幕出來,而特朗普的兒子則被迫公開電郵的詳情,證實了紐約時報的指控是正確的。

 

其中電郵披露了,這位律師掌握的黑材料對特朗普是非常有用的,這些是價值非常高的信息,並且是俄國政府支持特朗普的一部分。特朗普兒子回應電郵時說,他很高興,並希望這些黑材料必須於選舉前夕才公諸於世。我們並不能確定這位律師是代表俄國政府的,但小特朗普、他妹夫和特朗普的競選主任則確定他們能與這位律師會面。而證據紛紛指向這位律師的確曾經來過美國跟小特朗普對話,我們不知道的是對話的內容和最後誰出席了這場對話。

 

對於俄國對大選的干預,特朗普的團隊沒有拒絕或反對這種行徑,但我們有足夠理由相信特朗普不知道這場對話的存在嗎?雖然我們並不知這次對話的內容,但俄國政府則於幾天後透過維基解密公佈一系列民主黨總部和希拉里的一些電郵出來。我們能夠從這些舉動認定出俄國跟特朗普團隊已經達成了某程度的默契嗎?俄國政府當然不能夠公開支持特朗普,但他們又要暗中幫助特朗普,所以他們必須在公佈這些黑材料前,告訴特朗普團隊俄國是支持特朗普的。當日特朗普團隊沒有舉報俄國政府的干預,絕對是串謀通俄的一部分。

 

      這種通俄行為是一種叛國的行為,因為美國憲法並不允許外國政府介入美國的政治事務。這些電郵的公開,很大機會是美國情報部門自己發放的,特朗普團隊這次是非常危險的。這件事連特朗普最親近的盟友都不保護他,因為這件事是牽涉到叛國及勾結外國來對付自己的政敵,就連副總統彭斯都否認自己於這次事件有任何角色或利益。

 

如果情報機關連與俄國律師的對話內容也掌握在手中,特朗普的總統職位也就岌岌可危了。特朗普如果對普京太溫柔,當然恐怕會惹人懷疑他與俄羅斯的關係。然而,如果他對普京強硬,普京肯定手上掌握了他的黑材料和對話內容,是可以把他總統的職位葬送的。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特朗普     通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