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法院宣佈免去4名立法會議員的職務後,星期五晚出來聲援的只有數百人,可見佔中後民主運動偃旗息鼓的情況。民主運動需要的是重組和檢討反思,不能再堅持己見,這個需要是非常清楚的。有些人現在則呼籲泛民的所有立法會議員都應該總辭,但我認為這是做不到的。

 

泛民每位議員都有不同的盤算,例如是職員和薪津的安排等,所以這個討論是多餘的。第二,重新進行補選要面臨票源隨時流向建制派的情況,所以要辭職後再參選補選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必須重新思考究竟總辭所象徵的意義究竟是甚麼呢?總辭就是代表著與政治建制的完全決裂,但總辭成功的先要條件就是,建制的存在是需要依賴反對派的支持。如果一個反對派擁有大部分民意的支持,但他們在國會只擁有少數議席,那麼這樣的總辭就會有效了,因為政府執政的合法性也就沒有了。

 

如果泛民現在進行了總辭,可能國際傳媒會報導一天,但他們長遠來說會繼續報導嗎?再者,對於市民來講,泛民的總辭是沒有必切性要馬上出來守護香港的,與北京主動取消議員資格不同。如果泛民的議員繼續留在議會內,他們還是有議價能力的,並能夠干擾立法會的運作和繼續質詢政府。此外,很多地區辦事處的資源和開支都會因為總辭而全部消失,所以總辭的時機尚未成熟。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DQ     總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