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特朗普的所作所為都令人覺得非常可疑的,於二十國峰會的晚宴上,他等待所有記者退席後竟然擅自走到普京旁邊,身邊一名隨行人員也沒有。他們的對話是由普京的翻譯負責翻譯的,對話足足有一個小時。白宮基於壓力下才承認此事曾經發生過,而他解釋因為他身旁只有日文的翻譯而沒有俄文的翻譯,所以沒有隨行人員。

 

首先,一個總統外訪時沒有隨行的翻譯人員是不符合外交禮儀的,因為對話不但會缺少證人,還會因此把自己處於一個非常不利的位置。在現在通俄門這個敏感的時刻,特朗普這個舉動是更惹人懷疑對話內容的,更令人覺得特朗普是特意擺脫所有證人或第三者,孤身走去跟普京商討一些秘密的事宜。這些事宜會否跟如何擺平通俄門有關呢?

 

另外,特朗普想廢除奧巴馬醫改的計劃也觸礁了,因為有4名共和黨參議員表示反對共和黨的替代方案。共和黨內部也不能夠統一同意一個有效的替代方案,因為內部有自由意志主義和共和黨左翼的份子反對,而共和黨則不能達成一致。我相信我們未來都會看到這類型的情況,因為特朗普沒有政治領導能力能夠讓共和黨內部妥協,特朗普沒有這樣的政治手腕。

 

所以,特朗普的民望已經下跌到36%,而反對他有58%,70年來未曾有過一位美國總統就任半年後的民望是這樣雪崩式下挫的。特朗普的處境是非常危險的,而當他變為共和黨的負資產時,共和黨可以隨時拋棄他的。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普京     特朗普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