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我們有三種方法應對北京對香港民主的阻撓和對港事務的干預,其一就是採取一種順民的態度,讓北京為所欲為。澳門就是如此,基本上自主權已經被削弱,而在澳門掌權的都是大陸背景出生或培訓的「澳門人」。

 

另外一個方法就是我們應該進行武力或暴力的抗爭,但我們必須思考的是究竟這樣的方式會不會獲得香港市民的支持呢?而第二個應該思考的問題是究竟這樣的抗爭運動有沒有持續性呢?有不少參與了旺角騷亂的示威者所面臨代價非常大,而這無疑會影響到抗爭的持續性。其中一個例子就是新疆維吾爾族的抗爭,他們會策劃恐怖活動,包括仍炸彈或大規模傷人等,而不少策劃者當然都是身陷囹圄的。然而,維吾爾族因為對宗教的忠誠,也就有了抗爭的持續性,但奈何他們所受的壓迫只是更加多。

 

最後的方法就是用逐漸升級的非暴力公民抗命來爭取民主,但參與人數必須是非常多的,因為如果有大多數人參與不服從運動,政府的統治基本上是會崩潰的。然而,這種抗爭不能直接違抗北京命令,皆因擁有最後決定權的北京政府是在北京,而不是在香港。這樣的抗爭是長久的,而它必須依靠很多人的支持,並且要不停向北京施加壓力。最好當然是政治目標和抗爭手段都能夠贏得香港70%-80%人的支持,但更重要的是提出來的訴求不能夠排斥國家安全,因為這是中共和習近平的底線。

 

持續的抗爭必須令到北京陷入一個困難的局面,令他們覺得只有賦予香港高度自治權才能改善他們自身的處境。我認為我們現在必須團結,必須建立一個更緊密的組織和有魅力的領袖,而摒棄一切參與式民主的主張。對於有些人認為香港人是活該的「港豬」,我認為這種說法是可笑的。歷史上,我從來沒有見過有一個地方好像香港一樣太平、繁榮、安全,但仍有大批民眾堅持要爭取民主和捍衛自己的核心價值。我們必須有耐性的等待當經濟惡化的那一天,香港人便會發出其吼聲。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香港     香港經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