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有少年釋囚指控在懲教所內遭到虐打以及不人道對待,侵犯人權。太平紳士劉慧卿、何秀蘭及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和邵家臻等4人今日致函政務司司長辦公室轄下行政署署長蔡潔如,要求安排約見保安局局長、懲教署署長以及申訴專員,促商議檢討現有的制度及成立「監懲會」。邵家臻在見記者時表示情況最嚴重曾發生食自己糞便和精液,他形容,本港懲教服務出現系統性的虐待囚犯情況,指事件牽涉到不同職級、範疇的職員,「成個系統出現左問題,以致呢個問題重覆重覆咁發生」。

 

早前曾是邊青的社工Alex透露,自己10年前因吸毒及藏毒,先後在壁屋懲教所(DCR)和沙咀勞教中心服刑。他首日服刑時,因答錯院所名字,即被職員連環掌摑,服刑期間更被職員大力打他脊骨位置多次,俗稱「食雞翼」;而少年犯進入飯堂用膳時需步操,他曾目睹有步操姿勢不標準的倉友被職員喝令將飯餸倒在地下,然後「叫佢趴喺地吓,用口擔飯食,好似狗咁食飯」。

 

今天網上媒體《香港01》再報道,過去一個月內曾接觸到50名前青少年犯,分別控訴服刑時受到凌虐,指有人曾被摑破耳膜,導致永久聽覺受損;有人更要被迫食自瀆精液。張超雄在fb質疑虐待是懲教署的「文化」,引述50個青年囚友在不同時期受刑,但卻能說出大同小異的虐打招數,以至某些施虐職員的名字,「這仍被指是做假?我寧願你說是大樹有枯枝,以及『唔用暴力管唔到班犯』。懲教署仍出來矢口否認,只用零容忍這條line to take,不單是黔黸之技,更是對受虐囚友的二度傷害。真心一問:懲敎署何時才願意懲丶教下自己?」  。

Share On
Dislike
0
邵家臻     虐待     囚犯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