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卓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競爭條例》下的「第一行為守則」。 

沒有證據在手,更不知道競委會手上掌握了甚麼證據,我不能斷定那10間公司有否違法。

不過,我跟進與裝修行業相關的屋苑大維修的圍標行為經已好幾年,亦曾利用傳真社早前搜集的數據進行分析,知道政府在2012年中推行「強制驗樓計劃」後,屋苑大維修的費用(即使在扣除建築成本的影響後)突然大幅上升近40%。

此外,亦知道某幾間在傳真社數據中較為活躍的工程公司之間的「溝通」在該計劃實施後亦更為緊密,若有人說香港屋苑大維修市場沒有合謀圍標的情況實在難以令人信服。不論最終那10間公司會否被判有罪,競委會開始認真調查合謀定價和圍標行為是一件好事。 

以屋苑大維修市場為例,要有效杜絕圍標行為,把有嫌疑的公司告上法庭當然可以起一定的阻嚇作用,另一個可行的辦法是提高市場的透明度。我所指的透明度有兩方面。

第一是公開維修項目價格清單,例如早前傳真社公開房屋署內部進行物業維修工程時評估價格是否合理的「天書」。說過了,工程公司在圍標時,與在互相競爭時的出價模式會略有不同,在互相競爭時,公司的出價一般會與成本掛鈎,在有圍標的情況下,兩者卻可能沒有任何關係。知道每項工程的成本價,對判斷工程公司的標價是否有可疑有很大幫助。 

另一方面,一個公開的屋苑大維修資料庫對監察圍標的行為也很重要。要指出的是,在某些情況下,公開資料庫可能令圍標公司互相監察對手有否出術的成本降低,公開該些資料的結果可能事與願違。例如我早前在本欄提及過丹麥競委會在1990年代收集並公布各大石屎公司的報價和優惠,令當地石屎價格上升了20%。 

不過,香港樓宇大維修市場和這些例子不同。一來工程公司要從屋苑立案法團裡知道對手出價可謂易如反掌,二來香港的普羅大眾並不如美國政府般擁有全部合資格投標的工程公司的資訊,不能自行分辨有圍標嫌疑的公司。

就以這次涉案的10間公司為例,它們沒有一間在傳真社數據中出現過。這是否因為傳真社數據中的私人屋苑大維修,與公屋大裝修是兩個市場我沒有答案,不過,與房協和房委會素有合作的競委會不妨考慮與在私人屋苑市場搜集數據有優勢的傳真社合作,搞一個屋苑大維修資料庫。

Share On
Dislike
0
梁天卓     圍標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