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前雙學領袖被政府律政司成功進行刑期覆核,分別被判囚6至8個月,在8月21日,特首辦出回應,林鄭指自己作為「兩個20幾歲仔的媽媽」,可理解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母親的心情。黃之鋒母親在《香港01》撰寫《黃之鋒母致特首書》,反問林鄭月娥是否真的理解升斗巿民的生活艱難,以及「雙學三子」父母的心情,「當妳過去經常高談退休後到英國豪宅定居時,妳理解香港升斗巿民蝸居劏房、納米樓的困境?青年人無處容身的絕望嗎?」。

公開信在昨晚刊登,除了質疑林鄭月娥能不能了解民間疾苦之外,亦質疑林鄭在三年前與學聯對話時提出的「成立多方平台」承諾從未兌現。此外,黃之鋒母親亦指,九七回歸,當時他們相信一紙中英聯合聲明,一國兩制,50年不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二〇一七普選香港行政長官,但原來又是一張空頭支票,才會讓市民道出「我要真普選」的吶喊。

以下是黃之鋒母致特首書全文:

尊貴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女士:

誠如8月17日寫給兒子之鋒的信,估計法庭的判決會令身為母親的十分失望,之鋒已開始入獄服刑。六個月的刑期,是否能對香港社會近年瀰漫的「一股歪風」,起阻嚇作用?

如我所相信,「不少愛你們這群孩子的家人、朋友和香港人,會一直守望着你們。孩子,路上不會孤單!」8月20日,判刑三天後,數以萬計的香港人頂着酷熱天氣,走上街頭,秉承三子和平非暴力的原則,參與「反抗極權、聲援政治犯遊行」。掌權者選擇性執法及政治迫害,已經引起社會極大迴響。遊行人士其中不少是街頭稀客,甚至是第一次參與抗議遊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長官,妳看得懂嗎?

8月21日,長官在特首辦作出回應,自稱作為「兩個20幾歲仔的媽媽」,可理解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母親的心情。

我疑惑,妳真的理解嗎?

當妳的兒子畢業於英國名校,在中資企業駐北京辦事處工作時,妳理解大學學位不足下年輕學子的壓力和苦況?他們畢業後向上流機會的渺茫?

當妳過去經常高談退休後到英國豪宅定居時,妳理解香港升斗巿民蝸居劏房、納米樓的困境?青年人無處容身的絕望嗎?

當妳港鐵也不會搭,廁紙也不懂買,隨手施捨給講普通話的丐婦500元時,妳理解一般巿民面對的生活艱難?社會躁動的根源嗎?

當妳重提2014年10月21日,與五位學聯成員包括羅冠聰、周永康,就政改公開對話時,已表明「無論理想有幾崇高,都應該以合法、合理合情的方法爭取;發表意見、表達訴求時,應該在守法同和平、理性和不影響其他市民自由權利之下進行,這才是真正民主精神」時,可有記起席上那張從未兌現「成立多方平台」的空頭支票,以上一番話是否同為廢話?當政府施政與市民背道而馳,面對官員更多的花言巧語,長官,妳又期望巿民如何繼續信任政府?

當妳自詡於火紅的年代曾經參與過社會運動,卻又安然全身而退入職政府,以至位極特區之首時,妳理解孩子們的所作所為,不過是爬欄進入原為「門常開」變「門要關」的「公民廣場」,卻被加罪等同「暴力」、「暴動」,要被重審追加刑期至六至八個月,並在五年內被強制剝奪公平參選權的「阻嚇性刑罰」?爬欄竟是以當時未發生的雨傘運動的規模和影響來定罪?沒有87枚催淚彈,就沒有雨傘運動,為何追究的對象不是擲下87枚催淚彈、傷盡港人心的發號施令者?

身為母親,妳可理解我對兒子能夠「擇善而固執之」的欣慰?生於斯、長於斯,之鋒就讀直資中學,大可隨同學們升讀英美學府,對香港的困境置身事外,不聞不問,卻以「當仁不讓」、「莫以善小而不為」的心態,於14歲之齡成立學民思潮,以微小的力量,守護香港。「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摩太前書 4:12)這是他從小接受的教導。

九七回歸,我們相信一紙中英聯合聲明:一國兩制,50年不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二〇一七普選香港行政長官。卻原來,又是一張空頭支票,香港人忍無可忍,這才團結起來,發出「我要真普選」的吶喊。

我仍然相信,儘管困難重重,為着年輕一代的未來,香港人會繼續與這群孩子同途同行。

我們會一起守護香港逐漸消失的自由空氣,讓孩子們可以有思想和言論的自由,不會被以言入罪。

我們會一起守護香港逐漸消失的良知,讓孩子們擁有善良的心,可以分別是非對錯,不會變成麻木不仁。

我們會一起守護香港逐漸消失的公平制度,讓孩子們憑着才幹努力,可以發展潛能,不會淪為二等公民,被剝奪各種權利。
我們會一起守護香港逐漸消失的公義法制,不讓政府選擇性檢控及執法,隨時隨地搬龍門,把良心公義之士的反對聲音滅聲,葬送整整一代年輕人的未來。

我們會一起守護我們的下一代,鍥而不捨,要求政府信守承諾,兌現「真普選」的期票,讓市民享有民主自由,同心建構一個更美麗的香港。

苛政峻法,豈能鎖得住香港年輕一代對公義民權的追求?

之鋒母親
書於2017年8月23日
十號颶風信號中
(全文完)  

Share On
Dislike
0
黃之鋒     雙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