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中電(00002)發表聲明,指出深圳泥頭傾瀉事故中,中石油(00857)旗下西氣東輸二線向香港供應天然氣的一條管道損毀,導致供港天然氣中斷 …… 中電表示,周日接獲通知,長達9000公里的西氣東輸二線運送天然氣到港的其中一條喉管,在深圳塌泥事故中受損,導致西氣東輸二線天然氣供港暫時中斷。」

 

新聞報道指出,「中電的天然氣分別來自西氣東輸二線及南海崖城氣田,隨着崖城氣田接近枯竭,西氣東輸二線於2013年開始向中電供氣,為中電目前的天然氣主要供應來源 …… 根據西氣東輸單位資料,目前事故現場已被全面封鎖。新華社報道,中石油在深圳現場的工作組表示,受塌泥影響,中石油的西氣東輸廣深支幹線管道發生洩漏,此條管道負責向香港供氣。」

深圳塌泥,香港斷氣!

 

斷氣未攞命 多得有煤可燒

 

以上是2015年12月22日《信報》一則新聞報道。結果差不多三星期後,2016年1月8日才再有相關報道表示搶修已完成,可恢復向香港正常供氣。斷氣近20日,是天災還是人禍?大半年後,國務院調查組認定塌泥非自然地質災害,而是生產安全事故。

 

是福不是禍,躲不過的人禍,面對時我們惟有設法減少造成的破壞。有斷氣,冇停電,善忘的香港人一般不會記得這宗「深圳滑坡事故」。2015年,天然氣只佔整體燃料組合約25%,斷氣對香港電力市場的影響彷彿是斷了一腿。當年為應付斷氣事故,中電即時採取的應變措施,包括使用青山發電廠燃煤機組和調動廣州蓄能水電廠發電容量。

 

忽視燃料來源多元

 

由於煤仍是本地發電的主要燃料,煤存量和機組容量都足夠應付較低的冬季電力需求。更值得留意的是增加燒煤的應變措施,源於大亞灣核電廠和廣州蓄能水電廠可以再增加的發電容量十分有限,而作為發電燃料,煤的優勢是隨時可以在國際煤市場大手採購。於是斷了一腿,增加燒煤就像一支備用的拐杖。

 

燒煤當然不及天然氣環保,有見及此,政府規定增加天然氣佔發電燃料組合比例至約50%,2020年起生效。核電比例不變,減少比重的自然是燃煤。可惜,政府只知道為環保強制兩電增加天然氣比例而引入西氣東輸,卻忽視了燃料來源多元化對香港供電穩定的重要。2020年後,全港近半發電燃料依靠西氣東輸(港島區目前則依賴廣東大鵬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的管道)。管道一旦出現事故,斷氣足以導致超過一半港人大叫救命,因為以後斷氣不但即時令電力市場斷了兩條腿,原本的拐杖到時亦會因為現有燃煤機組退役而威力大減。此消彼長,巧婦難為無「氣用」之下,大規模停電是難以避免的。

 

趕建天然氣接收站

 

繼815全台大停電,最近澳門亦因珠海斷輸出而引發更嚴重的停電事故。據稱,前者是人禍,後者是天災。假如2020年後香港不幸出現大停電,不管是另一次「深圳滑坡事故」或任何天災導致天然氣管道損毀,大停電的發生歸根究柢都是人禍所致。

 

原因是這樣的:為避免發電燃料過於單一影響供電穩定,電力公司早於去年便提出在香港設立海上液化天然氣接收站,確保我們有條件從環球市場採購液化天然氣。然而,落實建議所須的環境影響評估展開了超過一年,環評報告卻一直只聞樓梯響,以目前進度環境許可證在下年發出的機會不大,首個本地液化天然氣接收站趕得及在大幅度改用天然氣發電前開始運作,並不樂觀。

 

政府經常強調香港要投資基建,我們亦不時慶幸基建比鄰近地區完備。2020年後,由有形之手一手炮製的能源政策,把香港近半電力供應大手押注在西氣東輸的輸氣管道:是危,因為天災人禍會損毀管道,大廈林立的香港一旦停電,情況只會比台灣或澳門更狼狽;是機,只要我們在大幅採用天然氣發電前,趕快興建本地天然氣接收站,降低大停電風險之餘,亦提高我們以後向內地買氣的議價能力。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徐家健     燃煤發電     西氣東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