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警司朱經緯於2014年佔領期間涉以警棍毆打途人,事發逾2年後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案件今於東區裁判法院開審。被告的警誡供辭指,他自己服務警隊35年,對於被檢控感到傷心(saddening),又表示所做的都是合法行為和服從法律,他亦只是真誠地相信他在行使合理的權力。他又指,當時有人嘗試衝破警方防線,故他行為的唯一目的是維持秩序。

 

控方及後播放3段新聞片段,其中一段片段可見事主鄭仲恒遇襲後向鏡頭表示「我路過架咋」兩次。被告指,案發時他需要防止犯案發生和保護自己,別無他選,相關的影片並不能真實地記錄案發時人群暴力的情況,他向警方表示他會在庭上洗脫污名(clean my name)。

 

鄭稱,當他走到上海商業銀行附近時,他見亞皆老街和彌敦道交界有人群聚集,因此與女友人出於好奇在該處停留約5分鐘,之後他留意到交界位置傳出聲響,有人向他的位置衝過來,所以他向友人表示「走喇」。鄭之後看見一群人跑到過來,他兩人被逼背靠到銀行的牆邊,不足一分鐘後便看到警察隨後追至,並在他的右邊出現,當刻鄭感到右腳被踢了一腳,右手手肘位置亦有受傷,但當時沒有看到是被誰人襲擊,隨後在右後頸位置被懷疑是棍的物體以中至大的力度打了一下。

 

他表示被打後立刻以右手按著右後頸,並感到「暈暈哋」,但繼續向前看,沒有轉身查看襲擊他的人。鄭又表示,受傷前曾向警察表示「我哋係路過㗎咋」。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