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警司朱經緯涉在傘運期間涉以警棍襲擊途人,案件今天在東區法院續審。事主鄭仲恒在接受辯方盤問時,被指以舊傷勢「屈」當晚在場的警員,但鄭表示完全不接受這說法。

 

鄭承認沒就第59晚的腿部受傷告訴醫生,解釋隔了一晚後傷勢已有改善,覺得沒需要告知醫生。不過,辯方就指鄭受查時有機會說出該次襲擊,鄭稱不覺得,指錄口供時記不起。辯方指控鄭預備以舊有的傷勢「屈」或誣告當晚在場的警員,鄭表示完全不接受這說法。

 

辯方又指,影片顯示不到鄭走路一拐一拐,鄭同意在事發後1分鐘內沒一拐一拐,呈堂影片亦顯示不到他一拐一拐,但稱相信大家都試過受傷後痛楚不是即時浮現。澄清他的確是當晚開始一拐一拐,但忘了在哪個位置或是否在新之城開始,他記得走到鱷魚恤及百老匯時有一拐一拐。

 

辯方質疑鄭編造說法為自己辯解,鄭即反問辯方能否講出呈堂影片最遠拍到的位置是哪裏。公眾席傳來笑聲,裁判官亦提醒鄭作證不是辯論,亦提點辯方問問題需要有相關性。辯方向鄭說了一聲「sorry」,法庭休庭片刻讓鄭平靜情緒。  

Share On
Dislike
0
朱經緯     鄭仲恒     誣告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