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警司朱經緯被指於佔領運動期間用警棍襲擊途人,案件今天在東區法院續審。主控官、資深大律師麥禮士今早向朱經緯盤問。主控官表示,鄭並不是示威者,因為他沒有配備頭盔、口罩、眼罩或武器,他只是被困路中不能離開,惟朱卻在沒有客觀事實基礎下,假定對方是衝擊者,但朱就冷冷回應:「我點分呢?」,指鄭根本夠時間離開現場,又說「Sorry囉,如果佢夾咗喺中間,我控制唔到」。

 

主控官指,鄭並不是示威者,因為他沒有配備頭盔、口罩、眼罩或武器。朱並不同意,指沒有裝備並不代表不是示威者,何況朱認為「我執行權力唔係因為佢係示威者」。

 

主控官又表示,鄭只是被困路中不能離開,惟朱卻在沒有客觀事實基礎下,假定對方是衝擊者。朱聞言後冷冷回應:「我點分呢?」朱更指鄭根本有足夠時間離開現場,「Sorry囉,如果佢夾咗喺中間,我控制唔到。」

 

主控官又問,朱是否認識鄭仲恒,朱答:「至今都唔識,從來冇見過。」主任裁判官錢禮便插話問朱:「那你是否不知鄭是行人、示威者抑或居民?」朱之後就緊張地澄清「我唔係咁既意思」,說當時他認為,他們是同一堆人,「因為冇時間諗係咪行人」。

Share On
Dislike
0
朱經緯     鄭仲恒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