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卓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問大家兩條問題。


第一條問題:究竟電影票房有幾易估?無論是象牙塔內的實證研究,還是有拍戲經驗的行內人的經驗之談都是認為不容易。


我和朋友的研究就發現,即使把季節性的電影需求、同時期競爭的其他電影質素以及本身電影的製作成本計算在內,這些因素只能解釋所有不同類型電影票房收入的10%左右;隔籬欄周顯大師話「藝術片有formula,但商業片沒有。」因為拍戲和唱歌一樣,都要講feel。而feel究竟從何而來,誰也說不出來;才子蕭若元說,他以往主力拍電影時,差不多每套電影都會入場睇,希望在現場感受觀眾所感受到的feeling。


另一條問題:賣座的電影是否一定是偉大的電影﹖大師與才子異口同聲都說不一定。執筆時上映了一個星期的《正義聯盟》的全球票房亦已超越3億美元,但這部電影是否另一套Christopher Nolan的蝙蝠俠?你可以上網看看不少專業影評人對此戲的評語。


在戲中,水行俠(Aquaman)仍然是出水能游,電子人(Cyborg)依然能與電腦接駁,蝙蝠俠有錢就是任性的態度就來追得上馬雲,神奇女俠的笑容肯定甜過瀨尿蝦,但把他們溝埋一齊之後的戲味,只有不足一半的專業影評人在Rotten Tomatoes裡讚好。


近年炒雜錦的系列電影或拍極唔完的續集電影大行其道,《正義聯盟》並不是個別例子。


小友ECON記者早前引用《經濟學人》的分析指,即使是同樣的製作成本,續集或系列電影比其他電影可以多收幾千萬美元的票房收入(這可能因為續集或系列電影受惠於之前電影成功帶來的廣告效應)。


除了預期票房收入更高之外,續集或系列電影的票房收入可預測性亦更高。剛才我提到電影製作成本等因素只能解釋所有不同類型電影票房收入的10%左右。


有趣的是,這些因素對不同類型電影的票房的解釋力可以說是差天共地。相比其他電影,像《正義聯盟》這些續集或系列電影的票房的上落幅度要大好幾倍。換句話說,這些續集或系列電影的票房風險比其他電影要少很多。


食材市場的需求上落全是有限之數,求其將瀨尿蝦和牛丸溝埋一齊並不可能殺出重圍,除非「牛肉嘅鮮、瀨尿蝦嘅甜,溝埋一齊嘅味道,居然比老鼠斑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比初戀更加詩情畫意」吧。相反,電影票房並不易估,即使將水行俠、電子人、蝙蝠俠和神奇女俠求求其其炒埋一碟,票房之數仍然是有數得計。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