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偉才

筆名李逆熵,為香港著名科普、科幻作家,音響「發燒友」。1985年香港十大傑出青年,亦為香港科幻會會長。現在謎米香港節目《浩浩熵熵》節目主持人。

前些時,我應好友伍健新的邀請,出任一個大型頒獎禮的主講嘉賓。 

 

說起來我也孤寡聞,原來這個名叫「未來之星」的中國優秀特長生(有特別專長的學生)的選舉計劃,在內地舉辦已超過十年。性質上這跟香港的「傑出學生」和「傑出少年」選舉活動差不多,但規模上卻大上百倍有多。

https://baike.baidu.com/item/“未来之星”中国优秀特长生系列活动/22036462?fromtitle=未来之星&fromid=8835011

今年,主辦當局選擇了在香港進行頒獎禮,並且挑選了在海洋公園的海洋劇場舉行。我歷年主持講的場地類型不可謂不多(由大、中、小學禮堂到太空館天象廳到立法會會議室到旺角街頭…),可還未試過海獅、海豚為無數香港人帶來歡樂的露天海洋劇場講台那天我站在台上望向觀眾席,那種座無虛席的場面(學生加上家長超過二千人)實在使人震撼。 

 

由於聽眾主要來自內地,所以我從一開始便不打算講一些例行的勉勵說話,而是刻意講一些他們在內地肯定無法聽到的內容。一般來說這類演說我預先撰稿,但今次因為要用普通話,所以為了保證得到理想中的效果,我是預先撰寫了演辭。以下是演說的全文,留意其中提到的「金融透支」和「生態透支」是我近年多次提及(包括在我的書籍)的觀點,但「道德透支」卻是第一次提出的。 

 

演說全文 

 

新世紀的文明重建者,你們好! 

 

是認真的。二、三十年後,世界就是你們的。問題是,那時候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所有的數據和分析都顯示,今天世界的發展趨勢,從多方面來看都是不可持續的。無可避免的結論是,人類的文明在本世紀之內  很可能早於世紀的中葉  必會作出重大的轉折。 

 

然而,這個轉折是在有意識、有計劃、有秩序的情況下作出,還是在世界崩壞天下大亂時才被動的作出,其間有著巨大的分別。 

 

我在危言聳聽嗎?可能已經忍不著說。世界不是一天一天在進步?社會不是一天一天的變得更富裕繁榮嗎?說什麼世界崩壞天下大亂,我要不是瞎了眼睛,就肯定是在危言聳聽 

 

也希望真的是這樣可是,我的科學訓練不容許我這麼想。如果我們往深一點,我們將會發現,人類過去半個世紀的快速增長與金碧輝煌的繁榮,其實都是建築在驚人的債務之上的。 

 

二零零八年的全球金融海嘯揭發了其中的巨大金融債務,過去八年來我們只是以債補債(就是印鈔票),問題從來未有獲得真正的解決。 

 

更為令科學家擔憂的,是不斷惡化的環境生態的債務、其中猶以全球暖化導致的環境生態危機最為嚴峻就金融債務而言,各國的「量化寬鬆」可以愚弄世人於一時,但就全球暖化而言,正如著名的科學家李察‧費曼(Richard Feynman所說:「大自然是不可能被愚弄的。」 

 

現代文明完全是建築在「透支」之上,金融財務的透支是一塊、生態環境的嚴重透支一塊,如果我們還加上社會財富的高度集中、貧富懸殊不斷加劇的話,那麼「道德透支」也是另外的一塊試想想,一個建基於「透支」的文明又如何能夠持續下去呢? 

 

你們都是優秀的年輕人,其中有先天的品賦,也包含著後天的努力。無論怎樣,有一點你們應該謹記的是:能力愈大的人,責任也愈大。 

 

環保學者保羅‧霍肯Paul Hawken曾經說:「地球需要一個全新的操作系統,你們就是程式編寫員,而且工作必須在未來十多二十年內完成。」 

 

怎樣才能迎接如此巨大的挑戰呢?我無法在這短短的時間告訴大家所要走的路,而只能夠說:除了不斷充實自己之外,最重要的一點是要改變我們一貫的思維模式。 

 

愛因斯坦說過:「要解決重大的問題,我們便必須超越導致問題出現的思維模式。」 

 

另外,想象力也是非常重要的。牛頓說:「人類受想象力的限制,遠多於他受自然定律的束縛。」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是對人類文明發展的「再想象」。 

 

不錯,我們今天常常聽人說,未來世界的競爭主要就是創意的競爭。但如果這些所謂創意就是設計更多的手機程式、甚至令人更沉迷的電子遊戲、吸引更多人從事更多消費的營銷廣告、或是具有更大殺傷力的衍生投資工具等,這些創意我們寧可不要。我們需要的,是能夠促進人類發展的可持續性,以及促進社會公義和諧的創意。 

 

留意創意不單是個人的問題,也是個社會的問題,亦即我們是否有能夠讓創意萌芽和發揮的土壤。在這方面,東方傳統的專制主義,往往是創意的敵人。不少人曾經指出,如果喬布斯或是朱克伯格出生在中國的話,他們肯定無法獲得我們現在所見的成就。剛過世的翻譯大師周有光幾年前接受訪問,訪問稿被題今日中國為何出不了大師?〉,我極力推薦大家上網找來一讀。不單要讀,還要深刻的反思。 

 

前面的挑戰是巨大的,但從某一個角度看,我羨慕你們,因為有這麼多有意義的事情等著你們去做。你們是「特長生」,而你們的使命,就是以你們特殊的專長來改造這個世界。 

 

最後,我想用英國十八世紀學者艾德蒙‧柏克Edmund Burke的名句作結。他說:「邪惡得逞,皆因好人坐視!」未來的世界是怎樣子,就看你們的了。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