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諾貝爾獎得主,出自與獎項無緣的大師之口,難免有葡萄偏頗的嫌疑;像我這種永遠跟獎項扯不上關係的小角色,反而有客觀論事的資格。

話說比特幣衝破1萬美元大關,經濟學諾獎得主史特格拉茲(Joseph Stiglitz)明言,要政府禁止比特幣交易,除了因為比特幣導致瘋狂炒賣,亦由於比特幣對社會完全沒有貢獻(”It doesn’t serve any socially useful function”)。

另一位諾獎得主梯諾爾(Jean Tirole)溫和一點,只認為投資者需要被保護,應限制傳統銀行、退休基金等買入比特幣。梯諾爾也認為比特幣是個泡沫,理由是比特幣本身沒有價值(“Bitcoin is a pure bubble, an asset without intrinsic value”)。只要投資者失去信心,比特幣的價值會跌至零。

比特幣本身沒有價值,政府發行的法定貨幣又何嘗不只是一張紙?對的,梯諾爾認為,美元、英鎊、歐元曾經都是泡沫!

諾獎得主言:一切皆泡沫,萬事由我管。行內人都知道,史特格拉茲和梯諾爾皆為理論大師,尤其在資產價格理論上貢獻巨大,梯諾爾更是有份提出「理性泡沫」(rational bubbles)的重要人物(理性泡沫指的是投資者預期價格長升長有,於是價格偏離基本因素)。

行內人未必知道,兩位大師專心發展理論,沒有做過甚麼實證研究,對比特幣的判斷不見得有數據支持。行內外都知道,兩位大師獲獎以後,成了活躍的公共知識分子,積極就專業以內以外的話題發言,致力提出各種各樣的政策干預,以令世界變得(他們眼中的)更美好。

諾貝爾獎症候群,描述的是一個有趣的供求現象:供,獲獎等如學術成就、智力創意得到肯定,舉世知名等如影響力大增,諾獎得主自然樂於受訪寫書,將自己的洞見意見偏見發揚光大;求,傳媒大眾只認得名牌,諾獎得主的銜頭是票房保證,諾獎作品一書在手或在Facebook貼上封面照更是知識分子品味象徵。

諾獎得主若能夠利用知名度將研究心得傳播開去,當然是好事,但自信心一旦爆棚,變成了無所不知的事事評論員,就是諾貝爾獎症候群了。

不受人惑,先不要迷信博士學者教授等銜頭,更進一步,諾獎得主的偉論也不應照單全收。在揚言比特幣是泡沫要鎖要禁之前,實事求是的態度是先解答幾個問題:比特幣作為合法和非法的交易媒介,到底使用有多普遍?增長有幾快?比特幣市場的交投量有幾大,大上大落反映的是否「乾炒」的現象?

CME、CBOE、納斯達克相繼宣布推出比特幣期貨,是否意味著比特幣唔止泡沫咁簡單?最後一個問題,明天我會在友報討論。

Share On
Dislike
0
諾貝爾     曾國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