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認不認還不認,聖經故事有彼得三次不認主,金融圈最近亦吹起一股「不認的風」!先有馬師傅不認跟小燕子見面超過十次,繼有玩具大王不認與曹醫生再有聯繫,再有劉局長不認接股壇長毛「柯打」,證監才照單執藥DQ「謎網50」。不要誤會,我不是說金融圈的三不認都像彼得一樣出於軟弱,我更不敢說誰想當金融圈的救世主。聖經故事從來不應當歷史事實看待,當中的寓意有時卻比現實更真實。不認的問題是,金融圈的不認會增加金融市場的不定,而市場投資者對不定因素的討厭程度往往比不利因素更甚。

 

不認不認還須認,我在香港金融圈認識的朋友算多不多,算少亦不少,三不認的6位主角當中我卻只跟David Webb在一個研討會有過一面之緣,其他5位都是素未謀面。因為這學期我在中文大學經濟系教金融經濟這一課,幾個月來我主動接觸認識的金融圈朋友,務求把象牙塔以外的金融知識分享給有志從事金融業的同學。

 

當外面「謎網股」風暴不斷升級,同學和我有機會借用中大經濟系這個學術平台,學習任志剛先生作為監管者的打大鱷經驗、吳國強先生從事私人銀行的有趣案例、涂國彬先生把大學知識應用在金融市場的投資心得,最後還有周顯先生的炒股密碼。金融教科書上的數學模型怎樣看這股「不認的風」呢?現實是,普遍教科書連「謎網股」風暴也解釋不了,學生在傳統課程學到的CAPM(資本資產定價模型)對「謎網股」一夜間大跌九成恍如隔世。只要從半年前起跟蹤「謎網50」名單公布後,這50隻「謎網股」的股價走勢,做學生不得不問說好了的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有效市場假說)呢?

 

未能緊貼市場變化

 

有趣的是,港交所(00388)行政總裁李小加公開表示這所有監管行動均屬正常:「監管永遠在路上、不會停止。」正常的金融教科書上,我卻無法找到有關上市公司突然遭監管機構大規模勒令停牌的內容與學生分享。只可以說,在互聯互通下象牙塔內的知識似乎未能緊貼市場變化與時並進吧。不敢說近月股票市場的監管行動是否均屬正常,但我會建議在象牙塔的行家好好從學術角度研究一下這場「謎網股」風暴,因為我相信外地學界必定覺得這場「謎網股」風暴因不正常而更具研究價值。

 

另一方面,同樣來自港交所的首席中國經濟師巴曙松最近在中大一次演講中談論香港股票市場的優勢時提到,香港市場要多得內地市場監管的大刀闊斧,監管未能秒秒緊貼市場變化其實有其好處,當市場變化瞬息萬變,企圖緊貼市場而又大刀闊斧的監管有可能導致投資者無所適從。市場人士想明白金融市場的不定已經不易,市場不定加上再來個監管不定,除非可以確保兩個不定能夠互相抵消,不定因素與不利因素之間的平衡及取捨是個不淺的經濟問題。

 

對監管執法感迷茫

 

最後作為象牙塔內研究公共政策一分子的我要承認,最令我迷茫的可不是「謎網50」,最令我迷茫的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煞有介事地澄清監管機構不是根據「謎網」照單執藥。據報道,證監會企業融資高級總監戴霖指出,證監會的調查行動需要依據《證券及期貨條例》而執法,行動與否取決於是否取得足夠證據。

 

另一方面,他又承認過去一年與Webb不時有聯絡,而Webb亦定期向證監會發電郵。問題來了,假如證監會是否取得足夠證據是取決於Webb提供的資訊及建議,誰敢認自己才是香港金融圈的救世主呢?這個救世主的選民又是市場上所有股東嗎?報道指出,戴霖的答案是證監會勒令公司停牌不是為了保護現有股東的利益,而是為了保障潛在投資者的利益。如此推論,將來被金融圈救世主選中的股票,其股東都成了被放棄的選民?這是我在象牙塔內看到香港金融市場的不定因素,而劉局長的不認似乎是擔心市場同意我在象牙塔內所看到的吧。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徐家健     象牙塔     謎網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