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高登仔

當人人走去連登之際,我仍然希望以「高登仔」身份觀察世界

在現代社會,單車從來予人一種正面形象:環保、健康、舒緩塞車問題……前倫敦市長Boris Johnson更以身作則,掀起了所謂「單車革命」熱潮。然而加拿大著名環保組織負責人Lawrence Solomon最近卻於當地報章《Financial Post》撰文指,目前世界各地差劣的單車徑規劃,已令城市踏單車成為一項既不健康、又危險、甚至加重了交通擠塞問題──既然如此,倒不如在城市禁掉單車更好!

 

Lawrence Solomon所針對的,其實是政府太急於展現他們對單車政策的決心,因而出現了反效果:愈來愈多城市,因為開闢愈來愈多的單車徑,結果因為原有的馬路被擠壓,反而令塞車情況更嚴重:根據報告,倫敦和溫哥華都類似情況。

 

欠缺規劃的單車徑不單造成交通擠塞,而且亦引發了連鎖效應:擠擁的車龍令馬路空氣污染更嚴重,而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以為騎單車會更健康的市民:根據倫敦醫學院報告指出,騎單車會比行人吸入2.3倍碳顆粒,原因是騎單車不單比行路呼吸更深更急促,而且單車徑位置亦比行人路更近汽車排氣的馬路。

 

單車政策的經濟成本也不止於塞車。巴黎市政府最近打算將自己的城市打造成「單車之都」,計劃耗資1.5億歐羅;墨爾本也有一個類似計劃,耗資1億、阿姆斯特丹則花費1.2億歐羅興建9000個單車泊位──如果它們都能帶來超越投資的效益也沒所謂,但問題是這些單車設施就如上文所言,不停侵蝕原有的馬路、汽車泊位;市政府因此而減收的泊車收入還在其次,因交通不方便而減少出外消費購物才是真正的經濟打擊──而這還未計算騎單車的傷亡率比起騎電單車高出8倍的醫療與急救成本!至於所產生的環保效應?由於交通工具不可能因為多了人騎單車、少了人乘搭而一刀切減少班次,所以在某程度上都被抵消了。

 

在一個用者自付的社會,單車本來就是一種高昂的消費運動,騎單車者本來就不可能承擔得起單車徑的維修與興建成本:美國俄勒崗州新近引入了「單車稅」,要求區內為數不少的單車人口承擔起社區責任。

 

說到這裡,可能不少高登仔都會表示反感,因為高登本來就是一個單車JJ的聚腳地:(https://goo.gl/yzHZFU),但在此我要強調,這不是為了倒翻單車政策的檄文,但我們在要求政府推行更多單車親善政策的同時,是否需要同時評估一下究竟單車是否就等同健康環保的絕對標準;以香港處處人煙稠密,有那些地方適合、而又有那些地方不適合騎單車?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