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卓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宮崎駿御用作曲家久石讓的演唱會上周在港公開發售,不知是樂迷真的太多,令本身門票已經供不應求,還是香港管弦樂團(港樂)的內部認購扣起太多門票,又還是城市電腦售票網的系統追不上時代(據聞系統只能同時應付二千人購票),演唱會公開發售的門票在15分鐘內極速售罄,有報道指,有樂迷當日上午七時半到門市排隊也無法購票,更有門市「成間舖一張飛都出唔到就sold out了!」


門票在15分鐘內被搶購一空,黃牛待價而沽是常識吧。有報道指,有原價1,000元的門票已被炒至逾1.2萬元。港樂在網上立刻回應網民指,「已立刻和城市售票網匯報各個售票處的黃牛情況及商討對策,嚴厲譴責黃牛黨炒賣,剝削了真正想參加音樂會的觀眾的權利,呼籲市民切勿購買黃牛。」


沒有消費者會為多付了錢而歡天喜地,黃牛黨神憎鬼厭是不難理解的。不過,門票本身供不應求,無論港樂甚或至香港政府如何嚴厲譴責,黃牛都是禁之不絕。再者,除非港樂賣飛的職員與黃牛黨私下串通,真的禁絕黃牛對港樂而言都未必有利。


先說黃牛如何杜絕吧。其實,說難不難,說易其實易如反掌,只要港樂早早把定價提高至1.2萬元,黃牛黨便無利可圖。換個角度看,黃牛黨的出現,其實源於港樂把門票售價約束在市價之下。一個有趣的問題是:為甚麼港樂有錢不賺?


一個可能性是,主辦單位完全低估了久石讓演唱會的需求。港樂不是沒有舉辦演唱會的經驗,事實上,單單是這個季度,港樂將會舉辦超過20個演出。要說港樂完全不知久石讓演唱會的需求強勁是說不過去,起碼它在久石讓演唱會的定價是比其他演唱會高出差不多一倍。


港樂有可能想不到的是,現時的黃牛市價會比港樂的進取定價還要高上十倍。的確,久石讓這種國寶級的作曲家並不是經常來港演出。對於這種非經常性的演出,港樂要準確預測需求,定好市價,令會場內座無虛席並不是易事。於是,把價格調低一點,把填滿會場的重責「外判」到黃牛黨,這其實變相是一種價格分歧。換言之,有黃牛炒賣其實對港樂有利。 

Share On
Dislike
0
梁天卓     久石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