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估不到,港人竟會有支持實名制的一日。


欄友梁天卓問港樂應否杜絕久石讓的黃牛?想學炒黃牛的經濟分析,可先重溫張五常多年前一篇文章:「音樂劇的老闆及他們的票房無從判斷誰是本地人,誰是願意出高價的遊客。他們於是一隻眼開一隻眼閉地讓黃牛組織先購入一兩年的門票。


黃牛組織有不同的等級層面,可以鑒辨不同類別的顧客,價格分歧於是出現了。有了這價格分歧的處理,音樂劇的老闆以不分歧的票價出售給黃牛組織,其總收入是會高於不容許這些組織存在的。這是經濟學。相比起來,香港的迪士尼樂園就顯得愚蠢了。幾年前啟業後不久,一些買了門票的國內客不光臨,托黃牛在園外出售。樂園報警,拘捕了一男一女,輿論譁然。蠢到死,出售後容許黃牛轉讓的門票,其原價當然比出售後不容許轉讓的賣得起錢。這也是經濟學。」


是的,經濟學是常識,是常人缺乏的知識。宮崎駿的御用作曲家久石讓來港舉行三場演唱會,門票在開售後極速售罄。之後網上出現過萬元的黃牛飛,不少網民大呻一飛難求,更要求港樂賣票實施實名制。回應網民投訴,港樂譴責黃牛黨剝削了真正想參加音樂會的觀眾享受音樂的權利,亦仿效迪士尼報警備案。我不忍笑港樂愚蠢,更不敢罵網民蠢到死。


容許黃牛轉讓的門票當然比不容許轉讓的賣得起錢,實名制影響的不只是黃牛黨,還有所有預期失誤的消費者,以後買了飛臨時有事不能出席想轉讓,或滿座後臨時想參加音樂會的觀眾享受音樂的權利都被剝削了。


港樂不蠢,作為註冊慈善機構門票是否賣得起錢不是他們首要關心的事。網民更是精過鬼,試問大呻久石讓一飛難求的網民,有幾多是港樂常客?


不要誤會,我不是少看網民的音樂品味,但見網民投訴黃牛同時亦批評港樂向會員預售,以及內部認購的做法。不滿預售給會員,投訴人應該不會是買套票的會員吧。不認同內部認購,投訴人亦應該不同意長期贊助港樂的企業,及個別人士有權優先認購。既非港樂的長期支持者,主張以實名制來損害以後預期失誤的樂迷及贊助單位利益當然是「關人隱士」。


只有我這種不時幫襯的真茂利,才會支持有權內部認購的贊助單位繼續資助港樂以非牟利方式蝕本營運,同時亦歡迎黃牛黨繼續幫手解決我有時無可避免的預期失誤。 

Share On
Dislike
0
徐家健     黃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