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平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不是新詩,也不是武俠小說,這個頗為文藝的標題,蘊含著經濟學的核心概念。經濟學者不欠錢,只欠揍;兩位欄友論黃牛,獲得網友們的一致問候,證明經濟學者呃不了like只能呃嬲。
 

黃牛有價是供求關係。非牟利的港樂,改變不了牟利的人性:樂季套票加上內部認購,剩下門票炒到一萬幾千,反映了消費者邊際上的價值。禁止黃牛,實行符合國情的實名制,結果是有位冇人坐的租值消散。跟實名制異曲同工的,是限制用途的醫療券。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以醫療券非法換花膠,皆因一視同仁派醫療券邊際上不是人人啱用。

你體弱多病用到盡,我身壯力健得券無所用,於是有無病醫補補身的黑市交易。老人家和藥房,其實在合力減少租值消散。大龍鳳多此一舉,派錢俾老人家自己決定點使最實際。

唔得唔得,派錢實在有傷風化!後生仔亂咁買iPhone,老海鮮賭馬又賭波,無知市民是不懂花錢的,需要政策研究專家分析從旁指導。基層政客,提倡醫療券之類的「針對性」措施,專幫忙某一類人作某一種用途,愈細愈瑣碎愈好,務求化簡為繁,製造浪費在所不惜;中產黨派,或明或暗提倡退差餉、退稅,一邊口講關心弱勢一邊促進富者愈富;建制中人,提倡多起基建多作社會投資,追求的不是社會回報,而是背後更可觀的政治和有關利益。要等到50年後局長歸西才有望有錢賺的高鐵,不是無緣無故起出來的。

早幾年我好天真好傻,不明白為何派錢最有效率這個簡單不過的道理,講來講去都是小眾過小眾異端邪說,支持的同行更是絕無僅有。幾年後我搞清楚了,知道派錢的原罪在其「普世價值」。須知道政治團體的支持者有其個別特徵(收入、政治取向、年齡等),太過「大愛」的政策是沒有市場的(「連邊個邊個都有得攞,有冇搞錯!」)。票之所在,不分左中右也沒有幾多個政客敢支持派錢。大家有份儲落的政府儲備,成為積累政治本錢的共享資源。

政治現實如此,但我不想做沒有理想的鹹魚,我依然期待今年財政預算案有奇蹟出現!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