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卓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從英國公投脫歐陣營險勝留歐派,到美國特朗普爆冷打贏希拉莉,再到香港雨傘運動後黃藍絲相對峙,社會政見兩極化似乎是世界大趨勢。一個重要而有趣的問題是,到底是甚麼原因導致社會愈趨兩極?
 

有人認為是各地移民潮令不同文化有所衝突,有人認為是全球化引致貧富不均愈來愈嚴重,亦有人認為是互聯網以及社交網站的興起令人更容易「圍爐取暖」。

以上的理論都不無道理。就「圍爐取暖」之說來說,現今社會資訊泛濫,要所有人都完全兼聽則明有點強人所難,而在不少社交網站的計算模式下,大家都有比較大機會看到志同道合的網友月旦時事。久而久之,這種「圍爐取暖」令社會意見愈趨兩極並不是很出奇的事。

不過,理論歸理論。理論背後邏輯再完美,故事如何言之成理,假如理論含意沒有證據支持,該理論都只是紙上談兵。那到底這「圍爐取暖」之說有沒有實證支持?

最近我透過系內同事關係認了一位正在史丹福攻讀博士的研究生(不是經常在友報月旦時事的那一位),這位大有前途的年輕人,只是在研究院內努力地做研究。正在研究院第一年的他,最近已和兩位行內的明星級教授發表了一篇關於互聯網與政見兩極化的實證文章,當中研究結果有點出人意表:他們引用美國全國選舉研究(American National Election Studies)的訪問數據,指互聯網並沒有加深社會政見兩極化的情況。

他們首先指出,政見兩極化的趨勢(某政黨黨員愈來愈厭惡敵對政黨的政客)在互聯網出現之前已開始,而在互聯網出現的前後(1990年代中左右)社會兩極化的趨勢並沒有特別加劇。

他們之後再分析不同世代在互聯網出現後政見兩極化的趨勢,發現較少上網的上一代的政見兩極化的情況,反而比機不離手的年輕人更嚴重,推翻了「圍爐取暖」的假說的含義。

當然,美帝的情況不一定符合香港的情況。一方面香港的「廢老」上網積極程度,絕對比得上「憤青」,另一方面兩極化並不限於大家對政見立場的睇法,一個我眼見的情況,是網上的「廢老」與「憤青」不停互罵的世代之爭。

​​​​​​​互聯網上的「圍爐取暖」甚或至某些所謂KOL在網上胡言亂語有否加深「廢老」與「憤青」之間的世代鬥爭?這要留待有識之士再作研究了。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