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很多社會問題,「不是掟錢落去就可以解決」,不過如果無錢,敢問解決辦法又從何說起?其實政府投放資源的戰略眼光和用心所在,往往是解決問題的關鍵。而香港專上教育,正好被這份財政預算案基本上忽略了。 

 

全份預算案演辭超過24000字,關於專上教育的段落只有65字。政府對專上教育發展有多用心,可想而知。預算安排上,政府預留25億用作「配對補助金計劃」。這個數目表面上不少,但實際上這筆款項並不一定能到達大專院校手上。所謂「配對補助金」,是指大專院校每取得1元私人捐款,政府就會提供1元補助,捐款越多,補助越多。這計劃與其說是推動大專教育,不如說是鼓勵院校自己尋找捐款,減低對政府的財政要求。而且由於名牌效應,某些大學如港大中大往往能取得更多捐款,加上政府的配對補助,遂致不同大學之間的財政能力差距進一步加大,單靠這種資源分配,實難以讓大專教育均衡發展。

 

當然,如果這些補助金只是錦上添花,也許問題不大。但現在大專教育本身就面對資源不足問題。最明顯的表徵,就是大學無法為講師提供合理而穩定的聘用條件及教學環境。公眾一般會覺得「教授」都是薪高糧準,生活穩定,但這描述只適用於小部分已取得終身教職(tenure)的「副教授」或「正教授」。其他的,就算是全職講師,薪金往往不及副教授一半,如果是兼職講師,薪金就更低了。因此在同一個學期趕往不同院校任教的「漂流講師」為數亦不少。而且由於合約期短,生活很缺乏保障。筆者有不少學者朋友,差不多每五個月就要擔心續約問題,比較好的,也只有一年合約,有兩年合約的,大家已經相當羨慕了。

 

這種朝不保夕的生活,對教學質素影響很大。合約期短,令講師要不斷分心尋找下一分工作;到處漂泊,代表講師無法長期留心同一班同學的需要;薪金偏低,令講師要儘量教更多科目,更多學生,變相分薄與學生的相處時間,有時為了糊口交租,還要做一些與教學無關的兼職。生活艱難,必然會降低教學質素。

 

然而,這些問題,基本上都可以透過「掟錢落去」解決。以超過一千億盈餘,如果政府提供專項資金讓大學申請,以增加全職講師名額,改善講師聘用條件,情況實在有很大改善空間。但前提是,政府有心改善大專教育。

 

最後,想以一個故事作結。任天堂是當今最大電玩公司之一,但他們其實也經歷過低谷,其中一位復興任天堂的靈魂人物,已故前社長岩田聰先生,就曾被股東要求裁員以減省開資,當時他回應道:「擔心工作不保的員工,還能製作出感動人心的軟體嗎?」(註一)創作如是,教育如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只望香港社會能參考一下任天堂的遠見。

 

註一:一款桌上機,如何讓任天堂重返天堂?https://technews.tw/2017/12/30/switch-selling-well/

 

 

「高教公民」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progressivescholars

 

▋延伸閱讀

「高教公民」成立宣言:學術自主 公民自強

https://goo.gl/cNNV3G

 

Share On
Dislike
0
財政預算案     陳茂波     大學生     財政預算案‬     高教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