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的由來,其實是來自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就處理中國問題的方法作出了典範性思維的改變。

 

過往西方社會對中共的看法分為幾個階段。第一個階段,西方社會認為國民黨政府非常腐敗,加上當時左派當道,他們認為中共只不過是土地改革者,並不是真正的共產黨,於是西方的開明人士傾向同情中共,亦因此二次世界大戰後會向蔣介石施壓,要求他與中共和談,促成「雙十協定」。而蔣介石撕毀「雙十協定」開戰時,西方其至對蔣介石實行武器禁運達十八個月之久。及後蔣介石避居台灣,杜魯門報告書已完全揚棄了蔣介石政權。

 

當時如果中共採取較中立或較親美的立場的話,美國是會容許中共吞併台灣的,豈料發生了寒戰事件,令美國和西方國方對中共的看法進入了第二個階段。此時美國認為中共徹頭徹尾是蘇聯的走狗,需要被壓制,於是開始對中共實行禁運,以及與台灣訂立共同安全保護條約。這種看法一直維持至1969年中蘇決裂,毛澤東與赫魯曉夫不和,「九評」蘇修之時,當時在野的尼克遜和基辛格發現了中共原來並非蘇聯走狗,有其獨立意志,因此打破傳統思維,決定拉攏中共對付蘇聯。

 

這個時期的中共,在美國眼中是一個戰略性伙伴,以壓制蘇聯的軍事擴張。不過這個看法在蘇聯瓦解、俄國民主化之後便不復存在。與此同時,中國發生了「八九六四」運動,美國對中國的態度因此有數年陷入了迷惘期,直至1994年,朝野才達至共識,同意以跟中國交往、跟中國做生意,甚至願意提供一些技術予中國,來換取中國逐漸對國際體系的認同,意圖將中國融入西方現代文明的大社會之中。而這種態度基本上一直維持,至今年正式終止。

 

在九十年代,美國曾以為世界已進入和平時代,認為只要純化中國,令中國的經濟改善,中產增加,中國自然會邁向民主。但2001年,卻發生了「911」事件。美國赫然發現恐怖主義崛起,於是將對抗恐怖主義變成戰策的第一優先考慮。

 

直至去年,ISIS基本上被瓦解,美國再不需要依賴中東的石油,中東再不是美國的致命威脅,甚至可以撤出中東。於是美國開始重新檢視世界局勢,發現在這十多年間,中國的經濟力量大增,但中國不單沒有民主自由化,甚至越趨向專制。

 

有兩股力量將美國推向典範性思維的改變。其一,是右翼民粹力量。事實上,將部份產業轉移到中國,實際得益的是某些大公司,卻令這些產業美國本土的工人失業,加劇貧富懸殊。站在民族主義和重商主義的情緒上,一群人開始憤憤不平,加上全球一體化和量化寛鬆,這群人更加受害,故此右翼民粹主義在全世界興起,而特朗普就是其中代表者。他們的看法其實一直被華盛頓和華爾街的精英壓制,這班精英認為以重商角度去看中國問題並不適合,應該尋求雙贏。然而在近幾年,這班人亦發覺中共越來越專制,而且意圖制造地區霸權,進軍南海、增加軍備、對外推銷中國模式,企圖用中國模式取代西方價值系統,推翻西方管理世界的架構。例如設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推行一帶一路等,都是中國意圖建立自己的體系,建立一套規則,並要求世界跟她走。

 

於是,在習近平成功修憲取消國家主席連任限制之後,連華盛頓和華爾街的精英都認為中國已變成一個危險。中國的危險不單在於邁向更加專制,並意圖利用自西方所得的技術去打擊西方的價值體系,而更加可能對西方文明造成整體威脅。因此今次特朗普對付中國,美國共和民主兩黨幾乎是一致支持的。

 

特朗普的民望在對中國採取強硬政策之後不斷上升,因此特朗普沒有不繼續的理由。所謂「兩鼠遇於穴,勇者勝」,特朗普和習近平都沒有退路,大家賭的只是雙方對於帶來的經濟損失的忍受能力誰比較高。

 

昨日北京透過媒體宣稱,即使中美貿易歸零也不會讓步。假如中美貿易真的歸零,對中國的GDP影響極大,而且美國生產撤出中國之後,中國是否還以取得西方的技術呢?更大的問題是,中國能否走閉關鎖國的回頭路呢?若中國無法再取得西方的技術,要靠自己研發的話,經濟必然會走下坡,對中國來說影響是致命的。相反,美國由於掌握了技術和原材料的源頭,而最終的市場亦在中國之外,現在只是將中間的製造過程搬到中國去做,這個中間的過程是否必須要在中國做,其實未必。將生產程序搬到越南緬甸,成本甚至可以降低,因此美國只需要幾年的適應期,長遠影響未必很大。

 

不過,習近平是不會後退的,因他絕對相信他那套制度的優越性,他認為,最終他都會勝利的。

 

 

 

Share On
Dislike
0
貿易戰     中國     美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