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卓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做香港政策研究的機構和學者很喜歡做民調。從市民對特區領導人的支持度,到大家對一國兩制的信心,都有人在做相關的民意調查。有時候(例如選舉時)這些民調提供的資訊很有用(否則政黨不會在選舉期間花大量金錢和時間做各種候選人支持度的民調),不過,很多時經濟學者對這些民調卻嗤之以鼻。

 

嗤之以鼻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們不知道受訪者的言行是否一致。口說支持民主的可能轉頭票投建制派,言之鑿鑿對一國兩制有信心的可能正偷偷準備移民。更甚者,受訪者在同一民調的「民意」可能亦有自相矛盾之處。 


約兩年半前有一個關心香港未來的組織委託嶺南大學公共管治研究部進行民意調查,了解市民對香港房屋政策的看法。其中有兩條問題與現正進行的土地大辯論息息相關。第一條是「你認為政府應該增加、減少,還是保持公營房屋人口比例?」


第二條是「你認為特區政府房屋政策重點,應不應該包括協助市民買樓?」 


第一條問題有超過七成的受訪者贊成增加公營房屋人口比例,第二條問題亦有超過六成人認為政府房屋政策重點應該包括協助市民買樓。可能對很多人來說這結果理所當然,但想深一層你便會發覺兩條問題的答案其實有點自相矛盾。 


矛盾在於土地資源有限。欄友徐家健在星期一談到政府利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私人農地或棕地時提到,「 以《收回土地條例》興建公屋而放棄增加私樓供應,受益的是合資格輪候公屋的基層家庭,受害的卻是只有資格等運到的中產租戶。」 


換句話說,除非受訪者希望政府再次推出如間接增加了負資產家庭數目的首次置業貸款計劃之類的政策,要求多起公屋之餘又希望政府能(為樓市降温)協助市民買樓的受訪者如果不是不懂簡單的經濟學,就是在受訪時口不對心。 


要認真想知道有多少人會贊成增加公營房屋比例,或協助市民買樓,最好的辦法還是從市民的切身利益出發。我和兩位欄友利用最近公開的2016年中期人口普查數據找出正在租住私樓的家庭數目,再對比房屋署網頁列出的各類家庭(以家庭人數劃分)的最高入息限額,分別計算出合乎申請公屋資格與收入超出限額的私樓租戶數目。


根據我們的估算,現正租住私樓而又合乎申請公屋資格的家庭約有14萬,而不能受惠於公屋政策的「中產租戶」卻超過27萬,比前者多出接近兩倍。 

Share On
Dislike
0
梁天卓     房屋問題     公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