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想請教左翼朋友,假如5年間整體失業率由4.1%,微跌至3.7%,政府有需要做些甚麼?再請教左翼朋友,假如同期某少數群組的失業率徘徊在7.9%與9.7%之間,政府又需要做些甚麼呢?

 

失業真濕熱,因為娛圈只得一個阿叻,左翼卻有千千萬萬個阿叻。在所謂的「後真相年代」,當左翼不停嘲笑阿叻報大數全港有17萬高球從業員,又報細數粉嶺800元打高爾夫球,自己卻作大公私合營發展農地涉及5萬億元利益輸送,再作細荃灣面積不如粉嶺高爾夫球場。


當工人失業,左翼阿叻不會指責勞力擁有者囤積勞力;當土地失業,左翼阿叻卻指責土地擁有者囤積土地。當工人失業,左翼阿叻不會建議政府向工人強制徵兵;當土地失業,左翼阿叻卻建議政府向地主強行徵地。


怕政府派錢施政澳門化,卻不怕政府任意引用《土地收回條例》導致土地私有產權澳門化。為打擊左翼痛恨已久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2014年澳門實行新《土地法》賦予政府權力收回閒置超過25年的土地。


然而,根據澳門土地工務運輸局早前統計,113幅空置土地未能如期發展當中有超過一半為「不可歸責」土地,即空置土地的責任不可歸咎於發展商本身。有苦主投訴即使土地未能如期發展責任在政府,土地照樣被沒收。據報道,香港發展商泛海便稱,長期向政府追問該地段的發展申請,但當局一直不回覆規劃用途或以行政理由推託,令該土地無法發展。


土地失業,左翼阿叻批評本地發展商囤積土地。當左翼阿叻建議政府運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地興建公屋時,他們卻漠視「囤積」的土地是否「不可歸責」。


住宅失業,左翼阿叻又批評本地發展商囤積單位。當左翼阿叻建議政府開徵空置稅,他們卻又漠視「囤積」的單位是否又是「不可歸責」。


過去5年,整體私人住宅的「失業率」由4.1%,微跌至3.7%,而大型單位的「失業率」則徘徊在7.9%與9.7%之間。想請教左翼的濕熱論述,為甚麼工人失業責任總是在勞力的買方,而住宅失業責任卻總是在單位的賣方?為甚麼工人失業時,政府有責任向勞力的擁有者發放失業救濟金,而住宅失業時,政府卻應該向單位的擁有者徵收空置稅呢?


開徵空置稅會提高發展商的賣樓成本,而這新增的成本部分最終會轉嫁給消費者。按照左翼阿叻的濕熱論述施政,打擊囤地公權力收地只會繼續抬高地價,打擊囤樓開徵空置稅亦可能進一步抬高樓價。 

Share On
Dislike
0
左翼     土地收回條例     土地法     住宅失業     空置稅     徐家健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