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動亂案最重要的幾名被告早前判刑,當然外界大多把焦點集中在梁天琦之上。然而,是次事件有四大層面值得討論。

 

第一,這次案件中有否「冤獄」成份?若然梁天琦有參與到整個過程的話,就有待商榷,然而在過程中又到底有沒有拿著盾牌親自去衝擊警方防線或「掟磚」?事實上他又並沒有被捉到。不過,這是陪審團的一致判決,相信也是合理的。至於煽動暴動罪則無辦法達成一致共識,原因在於梁天琦很早已被警方拘捕,而煽動的說話大多是出自黃台仰之口,故表面上對梁有否煽動他人存在疑雲,最終無法達到一致判決,留待日後重審。

第二,有關刑期問題,梁天琦被判刑六年,顯然是非常重的刑罰。第一,六七暴動時,即便示威者使用汽油彈抗議,最終只判刑兩年。湯家驊對此直指兩事有不同之處,強調公安罪在六七暴動後才成立,而目前梁天琦一案就正正按照公安條例判刑。但所謂普通法精神就是參考前例,所以六七暴動時只判兩年,目前梁被判六年的話,刑罰無可否認是重。

 

此外,我們又可以用另一個方法來比較,香港大多誤殺或強姦案例都只判數年,而當晚所謂暴動,結果無人嚴重受傷,持續時間亦短,破壞社會安寧不算嚴重,故沒有理由判處六年刑期。或許法官較為保守,傾向用重一點判刑去突顯阻嚇性,以警告其他人不再參加類近行動。判刑時,法官亦是以此作理由,強調若然沒有阻嚇性的話,就會導致很多人參加相似行動,繼而導致社會傷亡。然而以此邏輯,為何誤殺或強姦罪只判幾年,難道以上罪行的判刑毋須阻嚇性?

 

另一方面,法官又表示判刑時不會考慮被告的政治訴求。我們可以回顧上次東北事件的判決,說明公民抗命並非考慮個人利益,而是從公眾利益著想。反觀旺角騷亂,又是否一場公民抗命?看來不是。公民抗命有幾項特色,第一,要聲明活動是一場公民抗命,藉以說明行為與純粹犯罪不同,但當晚的訴求並不清楚,更何況梁天琦一方並非認罪,因為公民抗命另外一個重要元素就是認罪,必須承認自己是公民抗命,並違反某一條法律。目前梁天琦被判六年,有三分一時間為假期,意即出獄時間應該2022年左右,到時他剛好三十而立,有可能沒有企業聘請,前途盡毀,相當可惜。

 

第三,有關有人認為梁天琦係「鬼」一事,梁天琦當晚參加甚至發起衝突,只有三個可能性:第一,他認為這次活動能夠推進香港的民主運動;第二,其身邊有人受到中聯辦或其他人影響,收錢去營造一個港獨局面,然而梁本身不知事件嚴重程度;第三,他明知此事的後果,然而收受利益,去營造港獨幻象,讓北京政府有藉口加緊控制。不過顯然第三個可能性絕不會存在,一個畢業於香港大學的人,到底要給予多少利益才可以讓他承受入獄這個風險,所以這個可能性極低。

 

第四,有人認為梁天琦為英雄,覺得香港不值得擁有他,但要留意,是次抗爭對香港民主運動的前途有何影響?以前有人認為做激烈行為能夠讓政府讓步,不過事實不然,原來政府並不害怕,反而會判刑較重,但判刑重又並不代表對民主運動造成傷害,若然是次結果能夠啟發更多人參與抗爭運動,有一日令到香港或北京政府都讓步的話,那麼這次事件就對民主運動有好處,無奈目前看不到。現時拘捕了一批人後就無人敢再進行相關行為,就連和平抗爭的參與人數都減少。嚴格而言,梁天琦今次做法是令民主運動受到破壞,當你用暴力抗爭,對方就會用暴力還擊,令你無辦法將行動再升級,最終都只能以失敗告終,同時又會將支持運動的人分開,本身支持和平抗爭的人,因為怕受到牽連,就不敢繼續,令到抗爭情緒日漸緩和後,北京政府將會更加肆無忌憚。

 

相信日後繼續DQ議員、推行一地兩檢,就算推出23條都不會引起好大的抗爭情緒。

Share On
Dislike
0
謎米編輯部     梁天琦     旺角動亂     判刑     民主運動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