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上月底出版《愛因斯坦遊記:遠東,巴勒斯坦和西班牙,1922-1923》,結集了在那兩年間旅遊時所寫的私人日記。新書除提及愛因斯坦曾到兩次上海之餘,亦因為到日本演講,過境香港兩次。

 

但愛因斯坦對中國人的印象很差,有不少段落描述中國人的用語,用今日的標準,可說含有種族歧視的成份:

「中國人吃東西時不坐在長椅上,而是像歐洲人去樹林如廁時一樣蹲下,安靜又拘謹。就連小朋友都無精打采,看起來呆板、愚鈍。」

「(中國人)大多數負擔沉重……他們似乎駑鈍得不理解自己命運的可怕。」

「我留意到中國男人和女人看來沒很大分別,我不明白那些中國女人如何吸引到男人不斷繁殖。」

「如果這些中國人取代了所有其他種族,這將是一個遺憾。對於我們來說,這些人思想的沉悶得無法形容。」

 

相對而言,愛因斯坦雖然對日本人也有微言,但評語已經客氣得多:

「日本毫不誇張,體面,非常有吸引力,純粹的靈魂無處不在任何人之中。人們必須熱愛和欣賞這個國家。」

「這個國家的知識需求似乎比他們的藝術要求弱。」

 

該書的編輯指,對於愛因斯坦日記中有種族歧視的內容感到驚訝,因為愛因斯坦多番批評種族主義。但也有評論認為,以當時的時代背景,愛因斯坦的筆記中敘述對其他民族的偏見,不能用今日的標準去衡量,何況1923年這時間,希特拉的納粹黨尚未能搞出甚麼名堂,對民族主義的警惕之言,當然尚未出現在他的日記中。

 

至於在內地網絡上,自由有愛國網民大肆抨擊愛因斯坦「傷害中國人民感情」,有網民更聲稱中國必須「抵制相對論」。但有網民回應指,如果中國真的能夠抵制相對論,那等於中國可以脫離萬有引力束縛,那就真是是「厲害了,我的國」。

 

該書最後記述愛因斯坦路過香港時,曾坐人力車登上山頂,那時候他的感覺是:

「這裏天氣很熱,但景色比瑞士更迷人。」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