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昌

專業投資者、節目主持、行業發言人、作家,為《港股通鑑:50精選股與組合》策劃和作者。

隨著美國總統特朗普轉趨強硬,近日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考慮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進口商品加徵額外關稅10%,加上其他諸國相繼採取措施報復美國關稅,貿易戰升溫的風險上升,也成為各大央行關注焦點,中國被逼接戰,但即使在局部反擊之餘也不忘保持理性和靈活應對換取時間,保經濟降風險仍是首務。

 

美國在6月15日按時公布向中國徵收的500億美元商品的25%「懲罰性關稅」清單,第一輪涉340億美元的818種商品將於7月6日正式加徵,第二批284種涉160億美元商品容後執行,經過公眾諮詢後今次涉及的商品剔除平板電視和其他消費者商品,故商品數也由原來1333項減少,實際動刀的是原先不足七成。

 

但特朗普更在聲明中指出,中方若不改變其不公平貿易舉措,採取報復行動,美方將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大陸進口商品加徵一成額外關稅。不過中方已在6月16 日凌晨反擊,對原產於美國的659項約5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其中對農產品、汽車、水產品等545項約340億美元,由7月6日起實施。

 

對此,內地商務部發言人回應,若美方持續失去理智,會做出強力反制,痛批美方行徑是「訛詐」。事實上,美國近期在國際貿易上確有近乎霸凌的行徑,也敢於跟美國最大的幾個貿易伙伴包括依次歐洲、中國、加拿大和墨西哥等直接施加關稅,也惹來很多傳統盟國批評,所以目前貿易戰美國也非單獨針對中方。

 

歐盟已宣布對28億歐元美國進口商品反徵報復性關稅,包括煙草、波旁酒等,部份關稅高達50%,6月22日生效。加拿大則在7月1日開始對美國價值130億美元鋼鐵產品等施加25%關稅,同時對其它一些美國農產品施加10%的關稅。當然以規模計,中方目前面對的麻煩遠較其他美國貿易伙伴為大,

 

正如早前筆者已經指出,白宮內閣經過一輪洗牌之後,對特朗普行事稍有不滿的理性派已寥寥可數,新任國務卿蓬貝奧靠每日匯報搏得總統歡心,連被視為較為支持自由貿易的新任經濟顧問庫德洛亦身在其位改變立場,立場較溫和的財長努欽近期也如之前商務部長羅斯一樣被指對中國軟弱而在貿易談判中失寵。

 

而此同時,《華爾街日報》引述白宮消息稱,特朗普相信美國在這場貿易衝突中越發佔據上風,他更準備頂住那些可能因這場衝突而受損的美國企業的壓力,若未來幾個月出口大幅下滑,可能會威脅中國的經濟增長。雖然中國進口的美國商品少於美國進口的中國商品,但中國對進口設備和技術的依賴程度更大。

 

更關鍵是,美國政府官員認為,新關稅措施將改變對外企的激勵機制,並促使這些公司將製造業務轉移出中國。即便企業將業務轉移到亞洲其他地區而非美國,也將阻礙中國獲取先進技術的能力。在貿易問題上,美國大企業對白宮的強硬派幾乎沒有任何影響力,後者認為美企將工作崗位外包的速度太快。

 

雖然有關消息不能排除白宮藉此放風施壓,以期有更多談判籌碼的可能,但裡面部份確實也是中國需要擔心的地方,加上目前貿易團隊似乎已由強硬派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反華經濟學者納瓦羅(Peter Navarro)重掌話語權,據報白宮貿易團隊部份溫和派希望重啟中美高層對話,邀請中國副主席王歧山在關稅期前訪美。

 

在美國近乎撕毀貿易談判次輪成果之後,中方適度還擊與美國其他貿易伙伴比較並無二致,但不能只以反擊解決問題,筆者早前認為「既然加大入口有利國民,短期不妨予其甜頭避其鋒,爭取寶貴時間。」若「單純貿易差額難掀戰事,中國科技產業即使未來擴張受制,冷戰癥結無解,更應以空間爭取發展時間。」

 

但如果只彷傚美國打反擊,鑑於「美國經濟體量鉅大且底子亦厚,由前任奧巴馬奠基的經濟復蘇穩健,得以讓特朗普恃強凌弱」,投鼠忌器,即使歐盟反擊美國關稅,但德國大型車企也願意呼籲美德雙方共同取消汽車關稅,據稱德國政府也贊成提議,美國部份橫蠻行徑雖然令人側目,然而不戰屈人之兵仍是上策。

 

美國也有其顧慮,特朗普雖然靠特金會公關強勢造就民望反彈,但內政依然麻煩不斷,最新也要就民意反彈調整對年幼非法入境者的分離政策,而且若全球多國以關稅反撲美國,加起來對經濟和特朗普支持者票倉的影響也不可不察,最重要是特朗普現仍在國會壓力下企圖救助中興,若中方願實際讓步談判尚有可為。

Share On
Dislike
0
許文昌     特朗普     中國     中美貿易戰     全球貿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