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聲稱要再加徵2000億美元中國貨的關稅,北京卻再沒有宣佈同等的報復措施,只說「會在數量上和質量上結合反擊」。此話何解?實際上就是實施「超限戰」,完全不講法規跟道理,就如早前的「限韓令」,雖則官方從沒有說過「限韓令」的存在,但卻諸般刁難韓國公司如樂天等,甚至無理針對韓國藝人,實施法外和不明文的制裁。其實中美還在進行貿易談判期間,北京已經開始對美國進口的高粱和豬肉實行類似措施。

 

《環球時報》也配合指出,中方可打擊三十間道指公司,當中可以包括蘋果在內地生產iphone的業務,而市場亦已經有所反應,郭台銘的鴻海股價應聲下跌。另有開拓重工Caterpillar,大概有17%業務在亞太區,與中國內地有關的則佔8%。IBM也有不少業務在中國,但波音反而影響不大,只有飛機銷售方面會受影響。麥當奴和KFC可算有先見之明,一早賣斷了中國內地的業務。消息指蘋果方面曾積極遊說白宮避免貿易戰發生,但特朗普置若罔聞。可見有別於大眾觀感,其實美國的跨國大企業,在華府的發言權和影響力是十分微小的。

 

面對中方的「超限戰」,特朗普的終極回應,可以指中方無故充公美國公司在華資產為由,而對中國實施貿易禁運。因為中國企業在美國本土的業務,遠不如美國企業在華的業務。特朗普的對抗措施要再升級,最後一步就是像進入戰爭狀態一樣,對華實施禁運。如果他膽敢作出這一步,到美國的晶片技術和科技產品完全對中國禁售的一刻,中國很可能只有無條件投降一途。

 

但特朗普不是毫無顧忌,正如他要加徵2000億中國貨關稅,稅率也只是10%,因為他要考慮到加稅的效果,會否轉移到美國本土的消費者身上,影響消費者物價指數(Consumer Price Index)。然而,北京始終是較焦急的一方,因為美國進口1300億美元貨品到中國,北京已宣佈對500億貨品徵稅,其餘的800億貨品,大部份都是晶片技術與高科技零件,對這批貨品加徵關稅,變相大幅增加國企的生產成本,等同自戕,所以在貿易措施方面已經無招可出。

 

面對這個殘局,北京唯有在外交上尋求突破。首先召金正恩來三會習近平,擺出一副金正恩來匯報特金會的姿態,並強調中朝友誼發展至新高度,似在暗示如果特朗普要在朝鮮半島取得外交成果向美國人炫耀,還是要問過中國。但此舉亦可能對金正恩有反效果,畢竟他自己已經打開了對美溝通的渠道,如果他決定北韓對外開放搞經濟改革,靠攏美國還是靠攏中國可以得益更多,任何人都懂得選擇。如果中國要向北韓展示老大哥的姿態,將包括石油等聯合國制裁清單上的貨品接濟北韓,美國一旦偵測到相關行為,又有口實對華實施制裁。

 

另一著棋,是派政治局委員王晨訪美。他是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理論上是國會的副議長,他就用這個身份去會晤美國國會的議員,因為特朗普上任以來橫衝直撞,已經多次影響共和黨參眾兩院選舉的選情,王晨正正是去滲沙子挖牆角,嚐試為王岐山訪美鋪路,否則一下子就出動王岐山,一旦無功而還,不只是王岐山沒面子,連帶習近平的威信也會動搖。

 

北京現在應當後悔近年與西方關係搞得極差,又因為在南太平洋擴張勢力,令澳洲非常不滿。對於中美貿易戰,歐盟很大機會和美國一唱一和,表面上呼籲中美冷靜談判,但同時又大數中國侵犯知識產權的不是,暗指或明示理虧的地方中國比美國更多。現在離實施第一輪加稅措施不足兩星期,相信雙方都不會退讓,貿易戰會在7月6日正式打響。但第一輪措施之後,按常理不會立即擴散到全面戰爭的地步,因為特朗普可繼續他談談打打、邊談邊打的策略:彷似避免兩敗俱傷重返談判桌,然後談判期間忽然像對付中興一樣,找你華為麻煩,搞完華為可以再搞小米,且看中國是否承擔得起再無手機等電子產品出口的代價。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