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記者於2016年採訪旺角衝突期間被警方圍毆,隨即報案並轉介至投訴警察課,時隔兩年,投訴警察課早前回覆表示,將事主投訴列作「無法追查」及「無法完全證明屬實」,監警會對調查結果表示同意。然而,《明報》於昨日下午發聲明表示對結果深感遺憾,直言當時多間傳媒片段都清晰拍得事發經過,嚴正要求警方應更徹底調查事件。而明報職工協會則批評警方理據荒誕。


投訴警局課指事主在2016年2月10日作出投訴,當中指控在當日被2至3名警員在一輛雙層巴士的樓梯抓住事主的頸部及將事主推出巴士,又指警員在旺角衝突期間沒有依照警察通例配合傳媒工作,涉嫌行為不當,然而回覆指出由於沒有充分證據證明相關投訴及確定被投訴警員的身分,故指項列作「無法追查」。


事主對此結果表示不能接受,他指出當時多間傳媒都拍到事發片段,故認為投訴被列作「無法追事」及「無法完全證明屬實」令人難以理解,會要求覆核及考慮循法律途徑追究。明報職工協會批評警方對毆打的投訴無法調查的理據荒誕,令人關注警方5底有否盡全力處理投訴。同時,事件中傳媒片段亦清晰錄得事發經過,故質疑警方是否有心去找出涉及毆打記者的警察,還是以「放生」的態度處理,直指「因為襲擊記者為警務人員一事清晰無誤,但警方卻以無法確認警務人員身分為由,列作無法追究」,故工會認為警方說法極不合理。

Share On
Dislike
0
明報     警察     投訴     圍毆記者     無法證明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