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路字典

寫一個字,講一些故事。做了母親,才知如今香港細路識字慘過返工,只有無盡背默,沒有半點幽默。於是的起心肝重拾筆墨,與孩子一邉寫字,一邊發掘每個字背後的典故和傳奇,在文字的幽林曲徑上探險。

丸丸:

 

暑假開始了,你還未需要對暑假有所期待,因為媽媽還在考慮是否需要替你報學前班。然而,比你稍大的哥哥姐姐們,不知是否仍然可以放暑假,因為他們不少都被補習班和活動塞滿七八的時間。

 

蘇軾說「書無意於佳乃佳」,即是說有時沒想刻意寫好的字才最好,真是再對不過了。本想認認真真的寫好這個「遊」字,結果浪費了許多宣紙,還是覺得這個在縐縐的試筆紙上隨意揮毫的版本最有味道,其餘的就算筆畫少了瑕疵,還是沒有這份隨手拈來的自然。看來「遊」字還是得用遊戲的心情來寫才對。

 

翻查字典,「遊」字在甲骨文及早期金文寫作「斿」,形象是模仿小孩手持旌旗出遊......不就像早前太平清醮的飄色嗎?想不到香港仍然保留的傳統習俗,居然和甲骨文所指的遙相呼應,真是有趣。而今天我們用的「遊」字,是「斿」的後起字。春秋以後出現了「彳」(象徵道路)或「辵」(即是今天的部首「撐艇仔」,象徵腳在路上走)。所以「遊」字撐了艇仔之後,就用來表示出遊。後來字義一路演變,又有了「遊戲」的意思。

 

早前媽媽在地鐵看到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廣告,呼籲社會要注重兒童遊戲的權利,要給予小朋友每日最少1小時的自由遊戲的時間,促進兒童健康發展。這樣理所當然的事,居然要這樣大張旗鼓地賣廣告,不正是表示社會已經病入膏肓到連小朋友都不讓玩了。媽媽看到時的訝異,程度和在地鐵看到「殺人是不對的喔」這樣的廣告差不多。但諷刺的是,媽媽這幾年聽得最多的字,就是一個「play」字。正確一點說,是「playgroup」的「play」。

 

話說你還在媽媽肚子裏的時候,媽媽到醫院做產前檢查,旁邊另一位準媽媽跟我閒聊時居然問:「替小朋友報了playgroup未?拿着寶寶的22週以上的超聲波片就可以去報名了啊。熱門的幼稚園屬下的playgroup都要很早很早報名的啊。」向來只求遊戲人間沒有什麼計劃的我,實在比經常被震驚的十三億人還要震驚。要這樣未雨綢繆的「遊戲小組」,算什麼「遊戲」?那不過是滿足大人世界「遊戲規則」的謀算而已。

 

孔子說做人應該「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我們且當前面三件事是認真的,但第四個「遊於藝」肯定是強調玩的。若只看到「藝」,沒看到「遊」,小孩學藝術體育,就變成與人競爭、堆砌履歷的工具,自然就成了苦差。媽媽讀碩士時曾兼職中文和書法導師幫補家計,見過許多全天候上「興趣班」上到全然沒有興趣的哥哥姐姐,他們只有無止境的累。他們的父母總相信勤有功,戲無益,但在當今愈來愈賞惡罰善的世道,有幾多權貴子弟,單靠父母的人脈便得高薪厚祿,又有幾多寒門士子即使如何努力,也攀不上只能稱之為合理的生活水平。犧牲孩子所有遊戲的時間換到了什麼?孩子本應餓了吃悶了玩累了睡,本應是最能活在當下的一群,但被剝奪遊戲時間之後,許多都變得討厭當下:小學的只想快點升上中學換取更多自由,中學的想升上大學放下衝不完的考試測驗,每天都過得像行屍走肉,媽媽看在眼裏也很痛心。有時我會趁他們的家長不知道,跟他們聊聊天當一課,或者乾脆讓他們趴在桌上睡一睡。近年看到一宗又一宗學生自殺的新聞,因為覺得自己其實知道某部份的原因,於是格外覺得難過。其實,沒有清晰頭腦帶領的「勤」,只是盲頭烏蠅的妄動;反而收放有度的「戲」,就算不能立即令人變聰明,但至少可以使人在無止境的疲累中馬上得到快樂。

 

回到「遊」字的本身,正如之前所言,「遊」和「自由」本來就應該是一對好朋友,甚至他們本來就是來自同根同源。或者說,本來出遊就是要逍遙自在,出遊就是要玩嘛,否則出遊不就變成了出差,那就一點都不好玩了。所以莊子的《逍遙遊》就是把「逍遙」和「遊」放在一起的。(媽媽有這本書的漫畫版,很有趣很易讀,媽媽覺得你會喜歡的,等你大一點我們一起讀。) 反過來說,若可以自由自在地玩,即使在家附近走走看看也像出遊一樣過癮了,是嗎?

 

媽媽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