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路字典

寫一個字,講一些故事。做了母親,才知如今香港細路識字慘過返工,只有無盡背默,沒有半點幽默。於是的起心肝重拾筆墨,與孩子一邉寫字,一邊發掘每個字背後的典故和傳奇,在文字的幽林曲徑上探險。

丸丸:

 

不久之前,你還只會為吃睡喝拉這四件事發脾氣,總之滿足了你四者其一的需求,你就會乖乖的睡或是自己玩。所以很多人都說你是一個「很好湊」的B,甚至有叔叔阿姨讚揚你「情緒很穩定」。但不知何時開始,你忽然變得喜怒無常,常在瞬間由悠然自得變成崩潰暴怒,而且一發怒就完全蠻不講理,也不顧會否波及無辜。當全家都被你的降龍十八掌和百裂腳所傷之後,細心的爸爸才忽然發現,這其實是因為——你長大了。之前還停留在生物邏輯層的小粉團,終於「升呢」,有了一顆完整的心,也正因如此,本來無意識的小粉團也終於知道了,寂寞的滋味。

 

所以爸爸媽媽只要一離開你的視線,甚至你只要意識到我們有離開我意圖,你就會害怕起來,你就會怕爸爸媽媽此去,便不會回來。於是我們每次回走開,於你而言都像生離死別,當然就值得哭個天崩地裂。最初媽媽也覺得這樣的你很煩,不過走開一下吧,可不可以不鬧得像瓊瑤嬸嬸的小說那樣浮誇?但近來看到種種令人難以置信又悲憤莫名的新聞,再試試代入你的處境來看,媽媽開始覺得,也許你是對的。

 

孤獨從來都是人生常態,你只不過比我們大人更認真地直視孤獨的時刻,所以才更容易比我們感到受傷吧。我們誰又會知道,哪一次轉身會成永訣,哪一次獨行會再找不到回家的路,哪一次離座會使自己從此陷入永恆的孤絕?你對孤獨的焦慮很誇張,但卻又很合理。的確,如果我們把人生種種踽踽獨行的時光都鋪陳出來展示,應該會很嚇人吧。人生本來就是這麼誇張。這個「獨」字,在《說文解字》和《埤雅》中指的都是孤立離群的獸。想想殘酷的生存戰爭中的死剩種,在廣漠上舔著傷口,獨對天地蒼茫......其實也有點像我們初來世上的狀態,就是在慘酷的物競天擇中,孤獨地生存下來。

 

「獨」的一邊是孤單的野獸,另一邊的「蜀」字,原來是蠶蛹,真是寂寞到無以復加。古代蜀國、蜀地大概在今日的四川,氣候宜養蠶取絲,所以此地連開國君主都在養蠶,而這個字正是象徵他養蠶的形象;而這位蜀候,名叫——蠶叢(哈哈)。那管你是天大地大剩我獨行,還是蟄伏在不足方寸的蠶蛹苦苦掙扎等待破繭而出,你都是孤獨的。也許正因為人生孤獨的時候這麼多,而人類群居的歷史相對人類整個進化史如此的短,我們其實並未完全適應像今時今日這種大城市摩肩接踵的生活方式。所以當我們被逼合群、被逼跟隨主旋律起舞、被逼緊著跟大隊而不能落後半步,我們又會陷入另一種深深的痛苦,一種失去獨立自主的痛苦。遠古時代野獸的基因會再呼喚我們:特立獨行不只是一種姿態,而是人心底最深處、最基本的需求。

 

孤獨如此痛苦,又如此必需,就正如蠶寶寶必須經歷困在蛹中寂寞,還有破繭而出的掙扎,才能鍛鍊出足以振翅高飛的一對翼。可惜今天的香港社會,已經不再看見造物者這番智慧,而只要獨裁者的奴才。本來特立獨行是人性,也是人權,現在卻必須連根拔起;而堅持獨行的人,輕則遭排擠,重則要坐艇、坐牢和坐高鐵。如今很多大人正在做的事,是首先折掉他們的翅膀,然後卻不停問,為何我們的年青人不會飛。

 

是要做特立獨行而付出沉重代價的人,還是忘記自己來換取安穩的羊?一個正常的社會本來就不應要人民這樣取捨。我城未來的命運將會如何,老實說媽媽也沒有把握;但媽媽會努力,至少在我的能力範圍,為你爭取一個不會因為做獨行俠而受懲罰的成長空間。

 

媽媽

Share On
Dislike
0
細路字典     謎米博客     書法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