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路字典

寫一個字,講一些故事。做了母親,才知如今香港細路識字慘過返工,只有無盡背默,沒有半點幽默。於是的起心肝重拾筆墨,與孩子一邉寫字,一邊發掘每個字背後的典故和傳奇,在文字的幽林曲徑上探險。

丸丸:

 

有這樣的說法:「BB話」是真正的世界語言,幾個BB即使國籍、母語完不同,他們都能用「BB話」溝通無礙。正因如此,好奇心爆棚的爸爸,總想找機會親身見證和拍下BB聯合國的盛況。那天到思洋姐姐家參加聚會,或曰「自製playgroup」,爸爸媽媽也終於看到了奇妙的一刻:幾個年齡、成長階段完全不同的BB居然真的用BB話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起來。最有趣的是,早已學會說話的思洋,竟可立即重拾已生疏的「BB話」,跟你們幾個還在牙牙學語的幾個搭話。「討論」熱烈的程度,一定勝過許多公開考試的小組討論環節。

 

想不到的是,在我們面前說話頭頭是道、有紋有路,還已經會喜孜孜地跟我們唸唐詩的思洋姐姐,竟然也會有面試的困擾。「她到了幼稚園面試的環境,就一句話也不想說。她會靜靜地觀察,回來告訴我們很多她看到的細節,許多都是連我們大人地留意不到的。但在面試現場,面對陌生的考官,那種不太友善的氣氛,她就會變得很木訥。」思洋姐姐是個心思細密、感覺敏銳的孩子,她閱讀到空氣中劍拔弩張的味道,自然用閉口不言來自衛。思洋爸爸媽媽學養深厚,思想開明,從不逼迫女兒;但面對競爭激烈的現實,也不由得深感無奈,因為不能通過面試就等於考不上學校,那是關乎有無書讀的大事啊。

 

「這種制度根本是要把孩子全部都培育成推銷員是不是?從小就要開始sell自己,長大了還得sell自己,總之就是不斷sell呀sell到世界盡頭。還好林肯和愛因斯坦不生在今日的香港,否則他們連書都無得讀了!」想不到對這制度首先發火的,是你爸爸。

 

的確,現今香港的升學制度,一直偏向社交型的孩子,木訥的孩子,或者像思洋姐姐這種奉行「話不投機半句多」的孩子會非常吃虧。爸爸話林肯和愛因斯坦生在今日香港可能會無書讀,或者並非虛言。據說林肯有嚴重口吃,愛因斯坦非常木訥,三歲才開始講話,到了九歲說話還是斷斷續續。他們去幼稚園面試,肯定會敗給許多背熟了標準答案的孩子,長大後直接變成大人眼中的廢青吧。

 

說起「訥」這種特質,古人的看法卻完全相反。孔子對「訥言」之重視程度之高,使他在《論語》中不斷反覆強調。例如在《里仁》篇中就有這一句:「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即是君子言談遲緩,行動卻敏捷。有趣的是,這裏是「訥言」,才「敏行」的。依媽媽的理解,人的心力有限,若把重點放到如何把「成功爭取」動聽地說出來,那麼自然就會分了心,沒有那麼多心力去做實事,想敏捷也做不到了。在《子路》篇中,他甚至說「剛、毅、木、訥,近仁。」即是,如果具備剛強、堅毅、質樸、言語謹慎這四種特質,就已經非常接近孔子心目中理想人格了。相反,「巧言令色,鮮矣仁」,例如我城某些善於玩語言偽術的人,多半就不是好人了。

 

難得和孔子總像隔空抬槓的老子,居然在這一點上意見一致。 《老子》第四十五章就有「大辯若訥」的說法,意指真正善辯的人表面上反而言辭笨拙,因為他們自知辭鋒如刀,所以更注重言談謹慎,不露鋒芒。而「訥」字本身由「言」和「內」構成,不就是把「言語」收藏在「內心」的意思嗎?訥言的人不是沒有話,只是把話小心收起來,等適當的時機才說出來。心中有愛,也不會穿了正式端嚴制服還把「愛啊」、「愛啊」一句句講出口咁肉麻。腹有詩書,才會不像電視那套賭城乜乜乜裏面,那個肥腫難分、油光滿面的大叔那樣,經常「叻啊」、「叻啊」地稱呼自己咁核突。

 

可惜,如今香港是這樣的人才會上位和發達。至少要考到幼稚園,還是要交一點戲啊。不過睇你個衰豬扭抱扭玩具玩零食時咁多理由咁識做戲,媽媽應該不需要擔心吧。

 

媽媽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